纯真的不断成长的诗魂

  何其芳是一位执著于个人抒情诗写作的诗人,即使在延安根据地叙事诗普遍发展的环境里,他仍自觉地坚持个人抒情诗的写作。由于他对感情之真和艺术之美坚持反复冶炼、锻造的原则,只为我们留下了《预言》和《夜歌》两本诗集。

对于诗人来讲,诗作不论多少,关键是能写出真性情,引起读者良好的阅读效应,有持久的艺术魅力。何其芳的《预言》和《夜歌》即是抒写真性情的佳作。诗人以艺术之美极现性情之真,不仅使读者受到了诗意的陶冶,而且让读者认识了一个纯真的不断成长的诗魂。这诗魂,因其纯真,倍觉可亲可爱;因其成长着,难测其光辉的未来。

何其芳从1929年开始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文章。他的创作是从诗歌开始的,1928年念中学时就开始热衷于新诗写作。1931年秋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因感所学课程枯燥乏味,遂与校友卞之琳、李广田一起钻研文学,从事诗歌创作,《汉园集》是他们共同的收获。自此,何其芳便以“汉园三诗人”之一,占据了文学史上的一席之地。尽管何其芳以后又写了不少散文和其他体裁的作品,出版了《刻意集》、《还乡杂记》等集子,但何其芳一直坚持,并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仍然是诗歌,而《预言》和《夜歌》最能代表他的艺术成就及其风格的演变。

《预言》:寂寞开出的花

《 预言》1945年2月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是何其芳的第一本诗集,收入诗人1931—1937年的诗作,分为三卷。尽管每卷抒写内容有差异,可从总体窥观仍可称为“寂寞开出的花”。

从创作心理考察,寂寞也是艺术的“酵素”,对于某些艺术家、作家来讲,也许“寂寞”与“想象”为邻,何其芳就是这样的作家。他在自己寂寞的遭际中,展开了丰富的艺术想象,使“寂寞”开出了绚烂的花。创作《预言》诗作的时期,何其芳基本上是处于“寂寞”的情绪之中(尽管“寂寞”的程度有差异),更何况还有少年时期“寂寞”的情绪记忆。何其芳出身于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幼童时期在祖母的庇护、母亲的关爱下,曾过了一段自由快乐的日子,自严厉的父亲把他送进枯燥无趣的私塾,童真和欢乐便丧失殆尽。进了中学以后,他又不善与同学交往,生活于孤独之中。这种种生活体验垒积起他寂寞的情绪记忆,而当时爱情的幻灭更使他陷入寂寞的熬煎。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