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某个伊凡

有某个伊凡,已九十岁。

平时雷也打不开他的嘴。

有一天忽然讲了一大篇。

他说:“今年是1975年?

不对,不对,完全不对!

我的脑子并没有出轨。

记得数字是老年人的专长,

上万上亿我也不会忘。

产量一亿三千七百万吨,

这是今年按人口平均,

比一九一三年的分配数还要低,

怎能说已过去了62个秋季?

怎能说日历已翻了一大堆?

今年只能是1913的姐妹,

1912,1914,或者1915……

你们说我理由不充足,

还有一大批证据可举:

地主资本家还在盘踞,

咱们住小木屋,他们住别墅,

咱们没有黑面包下肚,

他们的叭儿狗却吃牛肉……

在这批剥削者的上头

仍然是沙皇、皇后和大臣……

当然,他们都头衔一新,

远比过去的名字好听,

甚至连鞭子也改了名称,

虽然抽在身上照样痛,

他们的手也下得很重,

只是听不见它呼呼地响,

也看不清楚它的形状……

沙皇的野心也越来越大,

成天想征服别的国家,

征服陆地、海洋和天空,

准备在西方和东方都进攻。

面包,蔬菜,牛油、肉食

都变成了军舰、坦克和新武器……

对呀,我并没有糊涂,

我还记得非常清楚,

咱们在伟大的列宁的领导下,

咤叱风云,持枪跃马,

闹过翻天覆地的革命,

把地主、资本家消灭干净……

但他们重又在地面上出现,

穿着新服装,戴着假面……

呵,我们伟大的领袖,

您也到了回来的时候!……”

由于这一大篇议论,

这个伊凡被宣布为疯人,

并且送进了神经病医院。

他在禁闭中不断叫喊:

“这个问题必须弄清:

到底是谁害了疯病?

我明明身心都很健康,

你们却说我发了狂!……”

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下旬初稿

一九七六年九月十七日晨五点五十分改定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