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犹烈先生

于犹烈先生是古怪的。

一下午我遇见他独自在农场上

脱了帽对一丛郁金香折腰。

阳光正照着那黄色,白色,红色的花朵。

“植物,”他说,“有着美丽的生活。

这矮小的花卉用香气和颜色

招致蜂蝶以繁殖后代,

而那溪边高大的柳树传延种族

却又以风,以鸟,以水。

植物的生殖自然而且愉快,

没有痛苦,也没有恋爱。”

他慢慢地走到一盆含羞草前,

用手指尖触它的羽状叶子。

那些青色的眼睛挨次合闭,

全枝象慵困的头儿低垂到睡眠里。

于犹烈先生是古怪的。

十一月十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