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怀人(二)


当枯黄的松果落下,

低飞的鸟翅作声,

你停止了林子里的独步,

当水冷鱼隐,

塘中飘着你寂寞的钓丝;

当冬天的白雾封了你的窗子——

长久隐遁在病里,

还挂念你北方的旧居吗?

在墙壁的阴影里,

在屋角的旧藤椅里,

曾藏蔽过我多少烦忧!

那时我常有烦忧,

你常有温和的沉默,

窗子上破旧的冷布间

常有壁虎抽动着灰色的腿。

外面是院子。

啄木鸟的声音枯寂地颤栗地

从槐树的枝叶间漏下,漏下,

你问我喜欢那声音不——

若是现在,我一定说喜欢了。

西风里换了毛的骆驼群

举起足

又轻轻踏下。

街上已有一层薄霜。

十二月七日


发言者:    发表时间:2011/1/5 8:34:00    IP地址:123.150.183*
这首诗总能让我想起“当时只道是寻常”。
支持(0) 反对(0)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