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怀人(一)

驴子的鸣声吐出

又和泪吞下喉颈,

如破旧的木门的呜泣,

在我的窗子下。

我说,温善的小牲口,

你在何处丢失了你的睡眠?

饮鸩自尽者掷空杯于地,

一声尖锐的快意划在心上;

其次哭泣着自己的残忍,

随温柔的泪既尽,

最后是平静的安息吧。

在画地自狱里我感到痛苦,

但丢失的东西太多,

惦念的痴心也减少了。

我曾在地图上,

寻找你居住的僻小的县邑,

猜想那是青石的街道,

低的土墙瓦屋,

一圈古城堞尚未拆毁,

你仍以宏大的声音

与人恣意谈笑,

但不停地挥着斧

雕琢自己的理想……

衰老的阳光渐渐冷了,

北方的夜遂更阴暗,更长。

十二月三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