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 年

黄色的佛手柑从伸屈的指间

放出古旧的淡味的香气;

红海棠在青苔的阶石的一角开着,

象静静滴下的秋天的眼泪;

鱼缸里玲珑吸水的假山石上

翻着普洱草叶背的红色,

小庭前有茶漆色的小圈椅

曾扶托过我昔年的手臂。

寂寥的日子也容易从石阑畔,

从踯躅着家雀的瓦檐间轻轻去了,

不闻一点笑声,一丝叹息。

那迎风开着的小廊的双扉,

那匍匐上楼的龙锺的木梯,

和那会作回声的高墙

都记得而且能琐细地谈说

我是一个太不顽皮的孩子,

不解以青梅竹马作嬉戏的同伴。

在那古老的落寞的屋子里,

我亦其一草一木,静静地长,

静静地青,也许在寂寥里

也曾开过两三朵白色的花,

但没有飞鸟的欢快的翅膀。

七月二十一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