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郑振铎对我国文学文献研究的贡献

郑振铎(1898—1958年)号西谛,笔名郭像新,其藏书题识常署名为纫秋、纫秋居士、幽芳阁主、幽芳居土、友荒.、幼舫等。福建长乐人氏,其一生追求进步、光明和革命,是中国现代新文化运动的先锋战士和开拓者之一,普迅先生诚称他是“热心好学,世所闻知”。

郑振铎先生是我国现代著名的作家、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艺术史家、历史考古学家和版本目录学家.在他一生的六十个春秋中,无论在诗歌、散文、戏曲、美术、考古、厉史方面,或创作、翻译方面,或介绍世界文学名著、整理民族文化遗产方面,都作琐了平常一个人所很少能作到的那么多的贡献。本文从郑振铎先生对古籍文献的收藏、整理和研究,从而引申到对文学文献的分类所取得的成就,发展和丰富了“版本目录学”的内涵,以图通过对这一方面的探究,揭示郑氏博大恢宏的学术思想。

一、郑氏的文献收藏与访书之道

郑氏是现代闻名中外的藏书家.他收藏图书文献的范围十分广泛,以中国古籍为重头,其中主要突出在文学、艺术方面,而戏曲、小说和版画是“西谛藏书”的重点,罕见的善本书籍也大多集中于郑氏藏书的视角之内.此外,郑氏的藏书体系还包容了明清史料、清人文集、魏晋南北朝唐人文集、俗文学中的佛曲、弹词、以及考古资料,他对这些方面的收藏独具慧眼,有相当的精到见地.他潜心藏书绝不是为收藏而收藏,绝不是以鉴赏斗奇而炫博为乐,他收藏的目的是为了研究,为了抢救和保存祖国的文化遗产。他曾说:“我不是一个藏书家。我从来没有想到为藏书而藏书.我之所以收藏一些古书,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研究方便和手头应用所需的……是为了自己当时的和将来的研究工作和研究计划所需的。”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经常舍去一般藏书家所必取的大经大史,而搜访于古肆冷摊,以求得自己所需要的零册散典。

郑氏自幼即有嗜书如命之癖,由此而始,在北京负发求学时结文同道租秋白、耿济之等志士,追求光明鼓吹革命,遂形成了爱国如家的世界观。日后他对文献的追访和收藏,以抢救和保存祖国的文化遗产为宗旨,于自己整理和研究的致用为目的。他分析了历史上典籍不能得以流传的四大原因:“大抵先正立言,有一时怒而百世与者,则子孙为门户计而不敢传。斗奇炫博乐于我知人不知,则宝秘自好而不肯传,卷轴相假而复补坏刊谬,而独踵还痴一谚,则虑借抄而不乐传,旧刻精整或手书妍抄,则惧翻事致摄,而不忍传。一旦三灾横起,流烂灭没,政犹重宝脱手,坠入深渊,无复得理.。”如此迁腐的藏书家给典籍所造成的扳失,郑氏痛心疾首,视他们为千古罪人。

为了保护古籍,郑氏经常“求之冷肆,假之故家”,几十年没有停止.鉴于明史资料的严重佚失,郑氏决心搜集散佚,后终得三百多种明代史料。由于时逢战乱,他既无力长期保存,又无力全部付印,只好选印了其中的十分之一,题名为《玄览堂丛书》,使遭到清朝禁毁的明代有价值的史籍得以广泛流传.特别是抗战时期,他埋名隐姓身居孤岛上海,目睹日本人千方百计掠取我国的珍本秘籍,心情非常焦急的说:“大劫之后,文献凌替,我辈苟不留意访求,将必有越俎代谋者,史在他邦,文归海外,奇耻大辱,百世莫涤。”郑氏在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的指导下,纹尽脑汁,利用上层爱国人士的经济力量,高价吸引书贾,设法取得对古籍的优先选购权。郑氏全家十几人在孤岛上海以饥饿的代价,抢救出七、八百种有价值的古籍文献,他的这种抢救祖国文化遗产的热情和勇气,实令时人钦佩,令后人崇敬。处于那种战乱的非常时期,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他嗜然长叹:“余好书者也,而无力。有力者皆不知好书。以是精刊替本日以北。辗转流海外,诚古今图书一大厄也。每一念及,寸心如焚。祸等秦火,惨过沦散。安得如事且有力者出面挽救劫运于万一乎?。”这种痛心疾首的呼号,确确感人肺腑。郑氏在抗战胜利前一年写毕的《劫中得书记》一书,即是他历尽千辛辛万苦抢救祖国文化遗产的最好的见证。也是对他的嗜书如命,爱国如家的高尚人品的最好的写照。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