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标影宋《唐五十家小集》质疑

  江建霞(名标,1860-1899),清末有才有学有识之士。因参与戊戌事遭革职,次年即郁郁以殁,年仅四十。其于宋本书曾潜心研究,所著《宋元本行格表》(光绪刻本,广陵书社2002年影印),录珍本一千一百多种,分宋、元、影宋、影元、明翻宋、明仿宋诸本,详计版式、行款、字数,允称版刻史研究之佳构。
  
  在其生前或身后,有署江标影宋《唐五十家小集》出,署题作“宋本唐人小集”,扉页署“灵鹣阁影刊,章钰署检”,牌记为“苏州察院场振新书社经印”,第一种王勃集后有“南宋书棚本唐人小集,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影刻于湖南使院,元和江标记”题记,各集前多有“宋睦亲坊本”、“元和江氏影刊”等字样,皆称据宋书棚本影印。若今人胡学彦著《浙江历代版刻书目》(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12月)据此书将五十种唐集一律著录为“南宋临安府陈宅书籍铺刊本”,若然,诚唐诗研究之无价瑰宝也。
  
  然读其书,不能无疑。
  
  所收有《戴叔伦集》二卷,内容与活字本等本同,而自明季胡震亨《唐音统签》至今人蒋寅《戴叔伦诗集校注》所考戴集误采宋、元至明初诸人诗,赫然都在。若此集可信为宋本,则戴集无伪诗,诸家考证皆可废,且可揭发从宋王安石,元丁鹤年,明汪广洋、刘崧、张以宁等组成的作案长达三四百年的抄袭作伪集团。
  
  对存世宋本之调查,国内以《中国善本书目录》为集大成,国外则以日本阿部隆一《宋元版所在目录》(收入《阿部隆一著作集》,汲古书院1993年)为翔实。然此五十家集见于前书者,仅朱庆余、鱼玄机、唐求、李建勋四种,见后书者有张籍、李咸用两种(皆藏台湾)。清末至今百余年,宋元本之毁失似无此严重,何至五十种有四十多种已全无影踪?
  
  经检僧诗集部分,多为分拆宋书棚本《唐僧弘秀集》而成。《唐僧弘秀集》为南宋李龏编,十卷,录唐僧人皎然以下五十二人诗五百首。再造善本影印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本卷首残,缺末二卷,台湾“国家图书馆”所藏则为足本,台北世界书局2013年4月影印。序末与牌记署“临安府棚北大街睦亲坊南陈解元宅书籍铺刊行”一行。五十集中僧人诗集有灵一、皎然、贯休、齐己、无可、尚颜六集。《唐僧弘秀集》卷一收皎然诗七十首,此本《唐皎然诗集》存诗数同,首题“菏泽李龏和父编”,仍《弘秀集》之所题,但版式已改变,且录文多墨丁,似所据《弘秀集》非善本故。《唐灵一诗集》《唐贯休诗集》《唐齐己诗集》,皆有“菏泽李龏和父编”之题,存诗数也与《弘秀集》卷二、卷六、卷七同,齐己末附无本四首仍存。《弘秀集》卷一存尚颜诗十八首,此本《唐尚颜诗集》也署李龏编,但在十八首后先阑入《弘秀集》尚颜之次的栖蟾诗十首,接着不知从哪里冒出司马札、马戴等诗。唯无可集别有所据。
  
  今存宋书棚本朱庆余、鱼玄机、唐求、李建勋等集,近代以来屡经影印,其存本皆有许多收藏印,且多题跋,近年再造善本更按原貌影印。然此《唐五十家小集》所收,皆无收藏印,版式也稍有不同。
  
  今有书棚本存世唐小集如杜审言、常建、周贺、李群玉、李中诸家,此套书则没有收录。
  
  再比较今可见之明嘉靖云间朱氏刊《唐百家诗》,以及清初季振宜《全唐诗稿本》台湾影印本所收云间陆氏翻宋诸本,可以确认所谓江标影宋本《唐人五十家小集》,其实大多是根据明中期以后各种翻宋本或仿宋本的一个汇刻本,从内容到形式,与宋本基本没有太大的关系。比方唐初王勃、杨炯、卢照邻诸集,皆明嘉靖后刊本之面貌,绝非宋本之内容。今人千万不能慑于江标之盛名,因次而将此本视同宋本看待。
  
  江标于光绪二十年(1894)任湖南学政,后刊《湘学报》,组织南学会,所刊《灵鹣阁丛书》尤传誉学林。所见宋元刻本、旧校旧抄尤富,若由其主持刊印,不应如前所述般荒腔走板。我总怀疑所谓“光绪二十一年乙未影刻于湖南使院”云云,皆他身后被人托名。因我对近世文献所知甚少,述此希望得到知道内情者的赐教。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