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又见灯火闪亮

  展现这个时代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 弘扬这个社会的主旋律和正能量。

  受人们欢迎和喜爱的文艺作品应该是什么样子?每个人在进行初次选择时,或许会参考收视率、票房、排行榜等诸多外界因素,但经过一段时间沉淀后,人们在评价受认可的作品时,更看重的是它带给自己的影响力。

  不忘初心

  最近,很多许久不看电视的人又回到电视机旁了,为的是一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北平无战事》。播出不到一周,这部被誉为“反贪大戏”的历史正剧就在豆瓣拿到了9.4分的高分,创造了历年国产剧的最高峰。

 《北平》刚播出的几天正赶上北京雾霾肆虐,一些网友禁不住感叹这部作品犹如“蓝天上的阳光,秋季里的清风”,真希望这样的“好天气”多一点、再多一点。

  同样引起收视热潮的还有前段时间在央视一套播出的《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最让片方意外的是许多《来自星星的你》的“星星迷”也成了这部戏的忠实观众,一些年轻人观剧后亲切地呼唤“邓爷爷”,更有一些观众开始自发普及历史知识,感叹“忘记历史我们就会迷失方向”。

  观众所需要的“方向”很大程度上是需要文艺工作者来引领的。“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这句对文艺工作者的忠告在前不久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又一次振聋发聩。当一批又一批的宫斗剧、穿越剧、谍战剧充斥荧屏的时候,那些忙着低头数钱的文艺界人士是应该认真反思什么才是文艺真正的希望了。

  用7年的时间写成一部剧,可当初却有一拨接一拨的投资方担心这种主题厚重、“稍不留神就会看不懂的剧情”没有市场。《北平无战事》编剧刘和平坦言可以理解,投资方更看重经济效益,但是搞艺术创作还是应该有自己的坚持。

  让刘和平感到欣慰的是,《北平》的受邀演员中没有一个人为片酬问题与他讨价还价。几位影视界的“大腕”看了剧本后都愿意以很低的片酬接戏,能够看出大家对好作品的敬意。事实证明,该剧首轮播出就收回了成本,看似严肃的作品一样可以博得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七年磨一剑的创作过程也许很难复制,但这或许能给文艺界一些启示,不忘初心,总会有好的回报。

  荒野前行

  2014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让法国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的作品赢得了世界的关注。《暗店街》、《青春咖啡馆》、《地平线》等书籍又像此前莫言的作品一样第一时间在线上线下大卖特卖。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真正阅读莫言、莫迪亚诺的作品是在诺奖盛宴结束以后,这于作者而言不知是喜是悲。1981年的半导体国际学会上,日本人赤崎勇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当时,整个会场没有产生任何反响,甚至没有一个人有兴趣就该研究成果向赤崎勇发出提问。这位如今的诺贝尔奖得主这样描述自己当年的落寞:“我孤身一人,在荒野前行。”

  然而,能够走出“荒野”的人毕竟是少数。在文学艺术领域里,还有许许多多的作品、作家没有这样一个传播自己的平台,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他们还在一条落寞的道路上行进着。有些人还在坚持,有些人已经迷失。在铺天盖地的文学艺术作品中,能够守住底线尚且不易,而能在连绵起伏的高原中挺拔成高峰更是难上加难。

  村上春树落选诺奖后,日本有篇文章反思自己的国民:“无论是在文艺领域还是其他领域,愿意进行长期研究和开创全新领域之挑战的人在减少,而希望在短期内获得成果和追逐眼前流行之趋势的人数有所增加。”

  浮躁或许是这个纸醉金迷的时代的通病,但是每每被阴霾遮住双眼的时候,总有一些声音让我们肃然起敬。

  杨丽萍在舞蹈《孔雀》最后一幕下雪的场景中,“觉得自己羽化成了雪花。”“哪天我不在了,我的作品也还要在。”

  军旅文艺工作者阎肃说:“我们也有‘风花雪月’,但那‘风’是铁马清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柔川夜雪,‘月’是边关冷月。”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老院长曹禺先生有一句话:戏散了,人走了,我竟然爱着空荡荡的舞台……

  谁的时代

  “家乡有个小石匠,参加土改入了党,头戴竹叶帽,身穿百姓装,穿着草鞋干革命,创建了滇西大粮仓。一身泥一身汗,大官他不像,像什么?像个种田郎。杨善洲,杨善洲,老牛拉车不回头,做官一场手空空,退休又钻山沟沟……”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李雪健一直记得他在拍摄电影《杨善洲》时听到的当地百姓自编的歌谣。

  短短几句词,把人物勾勒得特别鲜活。所以李雪健一直信奉着艺术创作要到人民群众中去行走、倾听、观察、体验和思考。

  《焦裕禄》、《杨善洲》、《横空出世》、《中国轨道》……连李雪健自己都承认,熟悉他名字的人也许未必熟悉他所拍摄的电影。可是作为一名人民艺术家,如果连他自己都不去触碰这些角色,还有谁呢?或许李雪健的答案不是职责、道义,当人们厌倦了《小时代》的浮夸和躁动,终有一日会去欣赏大时代中的真善美吧。

  今天,当更多的人去关注文化产业的时候,文艺很可能会在金钱面前摇摆不定。很多人会说主旋律、正能量没有市场,不赚钱的艺术没有存活的空间。

  可是在国庆期间,一位澳大利亚留学生发起的微博话题“我和国旗合个影”,动员全球华人与国旗合影写下祝福,却在短短一个月里红遍全球,阅读量4.3亿,跟帖27万条,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八一电影制片厂文学部主任、导演翟俊杰认为,我们的作品要艺术化地传播正能量,而不是说教和口号。以抗战题材的影片为例,要力争做到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三者之间的有机统一。“像国外的影片《巴顿将军》、《甘地传》、《珍珠港》,就拍得好看,要学习。”

  鲁迅先生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值得文艺工作者倾注全部思想和感情去体验、去创作,放飞想象的翅膀,脚踩坚实的大地,去创造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展现这个时代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