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振铎藏残本《红楼梦》的渊源

郑振铎原藏的一种《红楼梦》抄本只残存第二十三、二十四两回,通常亦称作郑藏本或郑本。由于篇幅少,又因为其中有一些不寻常的异文,因而给人一种捉摸不定的印象。研究的文章不多,我只读到过俞平伯先生的一则随笔和马力先生的一篇论文1。最近,我用同有这两回的庚(辰)、蒙(府)、戚(序)、梦(序)、舒(序)、库(氏)2、杨(藏)七种影印抄本,逐一地跟它做了仔细的对勘。现将结果报告如下,并借此谈谈这个残本的渊源和一些相关问题。

一 特点

郑本书只两回,却有着鲜明的特点。首先,是出现了跟各本都不同的人名:

贾蔷作贾义;

周氏(贾芹之母)作袁氏;

方椿作方春;

秋纹作秋雯;

檀云作红檀(库氏本同,说见下)。

还有:一处是贾珍错成了(?)贾义(页一末行);另一处是彩云换成了绣凤(页八末行)。

此外,在早期抄本和程高排印本的第二十四回里,宝玉的随身小厮茗烟,有的本子出现了异名:焙茗。这个矛盾,看来是作者原稿中留下的破绽。只有梦序,库氏、杨藏三本统一作茗烟,不见焙茗。程高两种排印本修正统一的办法不一样:程甲本很干脆,迳说是“茗烟改名焙茗”;程乙本则是让焙茗告诉贾芸,说“我不叫茗烟了。我们宝二爷嫌‘烟’字不好,改叫焙茗了。”而在郑本里,不论是第二十三或第二十四都作焙茗,压根儿不见茗烟。俞平伯先生说:“我想这是程高以外,或程高以前对原稿的另一种修正统一之法”3。——这个看法是允当的。这一事实也说明,郑本的(或它之前的)书主或抄手,是曾经对此书费过了一番心思、动过了笔墨的。也许是出于一种不可言说的动机,炫耀自己本子的新奇独特,就故意地改变了上述那些人名。这些被调换了的人名在郑本里前后一样,一处不错,便是明证。

郑本两回书的结尾都跟现存各本迥异,这也是它引人注目的特点。第二十三回末尾,它缺少黛玉回房路经梨香院听女戏演唱《牡丹亭·惊梦》所引发的一段心理描写,使回目下半“艳曲警芳心”全无着落。第二十四回末尾,一方面,是它没有关于小红的身世、改名及其心愿和遭遇的交代;另一方面,是小红因“遗帕惹相思”朦胧入梦的写法又与他本不同,显得简略而直露。但郑本这两个结尾的文句都是爽净的、整饬的,甚至可以说是圆融无隙的。然而我却认为:第二十三回是一种脱漏,第二十四回则是刻意的添加。所以作出这样判断的理由,将在后面说明。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