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传淮先生巴蜀文化研究述评

 

 

成功不是上帝的恩赐,而是一朵开在漫长崎岖道路尽头的鲜花,只有你通过这条道路上所有的考验的时候,才能将它捧在你的手上;成功是一枚勋章,它只奖励给那些真正付出过巨大劳动和汗水的人。著名学者胡传淮先生,主要致力于清诗、巴蜀文化、方志族谱和乡邦文献的整理与研究,出版专著50余部,发表论文、诗词、文史作品300余篇,共计800余万言。他无疑是应当获得这种奖赏的人。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胡传淮先生走上巴蜀文化的研究之路,是极为艰苦的,亦经过了这三种境界。

 

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胡传淮先生于19648月出生在四川省蓬溪县文井镇百恒村,他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1972年,正在上小学的他,在“文革”中,常听老农忆苦思甜,就向老农民讨教村史社情的文字记载,人家告诉他:“哪有什么文字记载哟,全部是凭脑子记、口头传下来的。”胡传淮先生就想,将来我有文化了,要把农民们讲的东西记下来。

读中学时,见历史书后总是有“乡土教材,各地自编”的附言。胡传淮先生就问老师:“我们有自编的乡土教材吗?”老师说:“我们这里还没有。”胡传淮先生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编乡土教材!

在读大学的岁月里,胡传淮先生对古典文学情有独钟,潜心攻读历代诗词小说,他准备毕业后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

人生有了目标,精神便有了寄托。然而怎样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呢?胡传淮先生的老师、四川教育学院中文系教授、著名国学研究家龙晦先生曾对他说:“四川的学者应该把研究的目光瞄准在本土历史文化上,就如同土特产,人无我有,具有特色。”又指出:“要研究清诗,先选择一个地域、一个小群体、一个家族或者只是一个人,仔细读去,不要被《清诗纪事》中那些评价迷惑,这样庶几可得清诗之真。”这些话使胡传淮先生豁然开朗。他想,许多外地学者都重视巴蜀文化,而生于斯、长于斯的他又岂能视而不见呢?心中的盲点蓦地消逝,心情也自然舒畅起来。于是胡传淮先生把研究目标定位在明清文学,瞄准巴蜀文化,聚焦到川中遂宁籍宋代学者王灼、明代女散曲家黄峨、清代著名诗人张问陶三人身上。

 

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为了这些理想,胡传淮先生走上了一条荆棘丛生的艰苦道路。

1993年,胡传淮先生从受人敬重的高中语文教师的岗位上调入蓬溪县政协从事文史研究工作,使他更加有了用武之地。他如饥似渴博览群书,很快就进入了角色,用那支早就小有名气的笔,为蓬溪编纂了一辑又一辑可资历史借鉴的地方文史资料。那年他才29岁,是遂宁市文史工作者中不多见的年轻人。由于他全心身地投入,每年征编出版一辑《蓬溪文史资料》,质量均属上乘,使蓬溪政协的文史工作走在了遂宁市的前列,在全国文史界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胡传淮先生喜欢读书,也喜欢买书,走到那里买到那里。“满街繁华皆过眼,独钟书市久流连。”他藏书万余册,均为蜀中地方文献,陋室皆为书塞满。好友形容其书“好比用砖砌成的堡垒,足以惊倒邻墙。”胡传淮先生并不富裕,他舍弃了不少个人娱乐和生活享受,把节省下来的钱全部用于买书,几十年来,从不间断,他的精神生活是很丰富的。

胡传淮先生为人随和,心存厚道。为了自己的追求,他不打麻将,不上舞厅,不随便交际应酬,不浪费时间和精力。他说,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孤独是最好的自由,寂寞是最真实的快乐。现在的胡传淮先生已是四川省蓬溪县政协常委、文史委主任,蓬溪县家谱收藏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理事、中国散曲研究会会员、四川省楹联学会理事、四川省诗词学会会员、张船山研究会学术顾问,蓬溪县问陶诗社名誉社长、蓬山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蓬溪县作家协会副主席,2006年又被中共蓬溪县委、蓬溪县人民政府命名为蓬溪县第四批拔尖人才,工作繁忙。因此,除了开会和必须的集体活动,无论节日或假期,他全把精力投入到读书、研究和写作上。

胡传淮先生主要从事清诗、巴蜀文化和乡邦文献的整理与研究。他僻处县城,资料十分缺乏。许多地方文献,都是宋元明清刻本,属于珍贵文物,无法购买;怕影响古籍纸张,也不能复印,只有靠手抄。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几年来,胡传淮先生已抄录古籍10余部、200多万字,如:19945月,抄录了民国本《遂宁县志》;19959月,抄录了清光绪本《潼川府志》;19963月,抄录了民国本《南充县志》;19968月,抄录了《历代射洪县志汇编》;19973月,抄录了清刻本《吕半隐诗集》;19984月,抄录了民国本《遂宁张氏族谱》;200211月,抄录了《清诗纪事》……。现在,胡传淮先生抄录的笔记本多达100余个,写坏了钢笔10余支。为了抄书,他常常忙得没有白天黑夜;抄得头昏了,就用冷水洗脸,清醒后再抄。

时下能专心治文史之学者不多;治文史的学者中,不尚空论而尚笃实者也不在多数。像胡传淮先生这样能脚踏实地、做扎实的文献工作者,确实难能可贵,让人感动万分。埋头苦干,穷且益坚,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群学者,我们这个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才能穿过岁月中无数次浩劫,得以薪尽火传!

 

 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胡传淮先生用力最多的研究对象是清代乾嘉年间的大诗人、大书画家张问陶及其家族。张问陶(17641814),字仲冶,号船山,乾隆进士,官至山东莱州知府;其祖籍为今四川省蓬溪县金桥乡黑柏沟两河口翰林村(1954年由遂宁划归蓬溪),著有《船山诗草》。由于过去政治因素的干扰,一些文学史对张船山或语焉不详,或略而不谈。但胡传淮先生自有看法,他不盲从别人的观点,以史实作依据,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客观评价张问陶这个历史人物。

1988年,在成都读大学期间.胡传淮先生就开始搜集有关张问陶的资料。节假日,他从四川教育学院乘公共汽车到四川省图书馆抄阅资料。他一坐就是一整天,中午仅用馒头开水充饥,当离开图书馆时,常常是夜幕降临。正是这种不畏艰辛、锲而不舍的精神,使他在短短几个月里,便抄录了26卷《船山诗草》,约50万字。

19984月,为了编著《张问陶年谱》,胡传淮先生自费到金桥乡两河口船山故里,搜遗考古。寻求古碑,查阅族谱;扶桑牵桐,翻山越岭,考察了两河口唐家湾月亮坪张船山墓址及张氏家族墓群。与张氏后裔张隆俄、张清廉等人座谈,记录了几大本有关张氏家族的珍贵史料。

胡传淮先生长年累月地涵泳于各种典籍之中,钩沉探微,揣摩研究,认真将古代文学史、目录学、绘画史、书法史、佛教史、道教史等,仔细梳理一遍,并反复研读张问陶原著,使其学识精进,日趋成熟。

胡传淮先生的生活平平淡淡,他常说:“草色人心相与闲,是非名利有无间。”但这正是一位真正的学者所需要的状态。在漫长的平淡岁月里,他用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一点一点地,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点和据点,抵达了这些学问的堂奥,优游于各种古老的知识体系中,他用他日积月累的丰富知识,砌高了他出击的起点和地平线,他终于站到了一个很高的学术平台上,在平凡中创造了不平凡。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20001月,胡传淮先生编著的《张问陶年谱》一书,终于在巴蜀书社出版发行,好评如潮。在四川省第十次哲学社会科学评奖中,该书荣获优秀成果奖;在遂宁市第七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评奖中,荣获一等奖;在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第四次优秀作品评奖中,荣获著作二等奖。该书首印,争购一空。随后,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将该书入选“巴蜀文化研究丛书”,并将其修订再版列为四川省巴蜀文化研究中心重大科研项目。20051月,《张问陶年谱》(修订本)由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出版。《张问陶年谱》已被《清史》、《中国文学编年史》、《中国诗歌通史》、《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清诗考证》、《巴蜀文学史》、《遂宁市志》、《蓬溪县志》等文献引证或著录;论文《洗百年奇冤,还高鹗清白——高鹗非“汉军高氏”铁证之发现》,解决了红学中的一大悬案,已载入《红学通史》。

近十余年来,胡传淮先生厚积薄发,相继编著出版了《王灼集校辑》(合著,1996年巴蜀书社出版)、《大英风物志》(合著,1999年巴蜀书社出版)、《张船山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执行主编,2002年中国三峡出版出版)、《张鹏翮诗选》(2006年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张问陶研究文集》(主编,2009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船山诗草全注》(第一副主编,2010年巴蜀书社出版)、《烬余录注》(主编,2010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张鹏翮研究》(主编,2011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蓬溪县志》(副总编,2012年方志出版社出版)、《清代蜀中第一家:蓬溪黑柏沟张氏家族》(编著,2012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张问陶家族诗歌选析》(主编,2012年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明代蜀中望族:蓬溪席家》(编著,2013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赤城春秋》(专著,2013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等著作50余部;在《红楼梦学刊》、《中国韵文学刊》、《蜀学》、《苏州大学学报》、《聊城大学学报》、《西华大学学报》、《四川职业技术学院学报》、《谱牒学论丛》、《盐城师专学报》、《四川文献》、《厦门教育学院学报》、《内江师范学院学报》、《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客家研究辑刊》、《空林佛教》、《大慈》、《巴蜀文化研究通讯》、《四川客家通讯》、《中华读书报》等报刊发表论文60余篇。其编纂著述、论文、诗词等,多达800余万字;论著多次荣获省、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等级奖。可谓著述等身,硕果累累。

胡传淮先生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赞誉有加,其专著发行至欧美、日本、韩国和台港澳等地,产生了很大影响。

国学大师王利器读了胡传淮先生整理的《王灼集校辑》后说:“吾蜀宋代文化,展现眼前,为之神往,实整理蜀宋文化之力作也。”日本东京庆应义塾大学中文研究所池泽滋子博士读了《王灼集校辑》后,给胡传淮先生来函说:“这样的好书,对宋代文化研究者,定有重要参考价值。”全国中文核心期刊《社会科学研究》和《天府新论》均在1997年第1期,分别以《金石有声,不考不鸣——读<王灼集较辑>》和《王灼研究的新成果——简评<王灼集较辑>》为题,对《王灼集校辑》一书进行了高度评价,称道该书“是一部当之无愧的、珍贵的文化精品,是巴蜀文化研究的新成果。”1999年,该书荣获遂宁市第六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

江大学教授、《全清诗》编委会主任、博士生导师、著名清诗研究专家朱则杰教授说:“《张问陶年谱》是迄今为止第一部正式出版的张问陶年谱,这个意义是十分重大的,它不仅对张问陶研究,就是对整个清代诗歌的研究,无疑都是一件大好事”;“先生的张问陶及相关领域的研究,至少在目前国内外还无人能够超过他。”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古代文学研究室主任刘扬忠说:“胡传淮先生的《张问陶年谱》和他考证高鹗并非张船山妹夫的文章,已经在清诗研究界和红学界产生了很大反响,胡传淮先生的学术成果,当然主要是他的学识和才力的产物。”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导廖可斌教授说:“先生之作,彰乡邦之先贤,发潜德之幽光,用力甚勤,用心甚细,良堪感佩!”四川宜宾学院罗应涛教授在2005113《光明日报》上发表的《一部学术品格很高的好书——评<张问陶年谱>》中,称道该书:“体例完备,资料丰富,考核精审,填补了张氏和清诗研究的空白,是一部难得的学术品格很高的著作。”台湾中山大学中文研究所吴世民研究员说:“胡传淮先生为学界研究张问陶之首席。”非虚誉也。

钱钟书说:“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都市之显学必成俗学。”胡传淮先生便是这样的“素心人”。 

胡传淮先生参加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项、四川省社科规划项目3项,十余次获得省、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如今的胡传淮先生,已是硕果满枝。然而他并不满足,仍在文史园地中默默耕耘,继续探索。读书治学在他看来是天底下最愉快的事情,他说:“假如学问成了洪荒中的孤岛,我愿乘最后一叶方舟前往。”真令人感动。对于胡传淮先生来说,人生的价值,就在于不断探索,不断创造,用自己的劳动和创造,为家乡、为人民作出更大的贡献。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