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何其芳先生

初与其芳先生相识,是一九五二年的事。那年筹建文学研究所,其芳任副所长,我自北大中文系调至该所。据他自己讲,三十年代初,曾在清华大学听过我的课。尽管以后他一直用“俞先生”的敬称,但说他是我的学生,却不敢当。与其芳几十年的交往,他既是我的领导,又是我从事研究工作的知己。他给我的帮助很多,是我非常感谢的。

我到文学所的第一件事,便是校点《红楼梦八十回本》。郑振铎与何其芳供给我许多宝贵的资料,所里并派王佩璋女士协助。一九五八年“八十回校本”出版时,其芳助我写前言。一九六三年我开始编辑《唐宋词选释》,拟写前言,斟酌选目,亦有其芳的协力。选本中苏轼、李清照的作品较多,也有其芳的意见。这是我从事研究工作的两件事,均因得他相助,而得完成。

“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并未因担任所长而免灾难;反之,所受的苦难更甚。一九七○年,其芳与我同在河南息县东岳集干校。当时我在菜园班,他在猪圈喂猪。记得我还到过那里,帮他驱赶那些不听话的猪。其芳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所谓“罪状”很多,重用我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以内行的身分,从事领导工作,尊重知识,选拔人才,方使文学所在一九五三年以来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其芳先生的贡献和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他在晚年,曾研究李义山《锦瑟》诗,又曾翻译德国海涅的诗。惜他早逝,非常痛惜!为录旧作二首,以志纪念:

昔曾共学在郊园,喜识“文研”创业繁。
晚岁耽吟怜《锦瑟》,推敲陈迹怕重论。

习劳终岁豫南居,解得耕耘胜读书。
犹记相呼来入苙,云低雪野助驱猪。

附何夫人牟决鸣和诗:

昔曾同步延河岸,光景依稀似昨天。
如水年华流不息,惟余悲痛在人间。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