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鲍尔吉·原野

  祖籍科尔沁草原宾图旗的蒙古族作家鲍尔吉·原野,秉承祖先的豪放淳朴、浸渍民族的机敏理智而写出的六卷散文集(“励志卷”“动物卷”“情感卷”“幽默卷”“音乐卷”“自然卷”)汇编为《原野文库》,最近由内蒙古教育出版社出版。他集编辑、记者、作家于一身,有着丰富的生活经历,从六卷书的书名(《活在珍贵的人间》《月光下的白马》《泪水是眼睛的语言》《吹牛的极致》《河流穿过针眼》《譬如朝露》)中,就让人们感觉到他强烈的生命律动、热烈的民族情怀,并由此感触到他胸膛里猛烈跃动着的孩童之心、炽烈燃烧着的希望之火。
  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鲍尔吉·原野关于草原家乡和民族家园、关于日常心思和民族心理、关于现实生存和民族生活的文学书写覆盖了人们的体验和记忆,让人感叹人的心灵竟是如此广阔,让人感受、感悟眼前的世界竟是如此绚烂又如此复杂。他虽然在城市里长大,却实实在在是土生土长的蒙古族人。写内蒙古,写草原,对他而言,就是写自己的成长,写倾注了自己情感的地方。那亘古不变的风景让人觉得千百年不过一瞬,却更感到人与万物的生命如此珍贵。一种与这片土地相匹配的一个民族强悍的生命意志呼之欲出。
  或许就是因为作家是蒙古族人,他感知草原的触角敏锐而博大。当他独步徜徉在宽阔而辽远的草原上,总有一种独特而独到的发现;在他的笔下又总能寻找到表达的切入点。他在《音乐卷》中写到:“蒙古长调首先是蒙古的,然后才是草原的音乐样式。不是所有游牧民族或者叫骑马民族都能创造出蒙古长调。”又说:“我去过很多草原,……那里却没有长调。”“历史上,蒙古是强悍、征服者、……性格上,蒙古意味着豪放。地域上,蒙古涵盖着辽阔。音乐上,蒙古意味着长调。”(《长调:蒙古民族灵魂的歌者》)他又在 《情感卷》 中写到:“蒙古语是这样一种东西,你一说它,蒙古人的一切都会神奇地从你身上出现,你的表情、容貌、思想都是蒙古的。……只有通过语言才能进入心灵。一些感叹、评说以及那些微妙的意味是外人永远无法窥知的。”(《吉祥蒙古》)写的虽是长调和语言,却生动地、深层地写出了蒙古民族文化传统、心理素质的积淀和形成。对于内蒙古草原上几乎人人会唱会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蒙古长调和蒙古语,作家不仅写出了其中的真情真味,更让人体会到别一种诗意和流淌在一个民族血液中的对先人、对今人的深爱和挚爱;体悟到另一样文采和洇透在一个民族意识中的对民族精神、对民族文化的铭记和印记。
  有意思的是,无论打开六卷中的哪一卷,总会读到作家的“小时候”,读到草原上的、其他地方的、有名字没名字的小孩子。常写得澄澈透明,妙趣横生。如《吉祥蒙古》开头就写到:“小时候,我认为所有的人都是蒙古人,……”在《牧区的动物朋友》中又写到:“狗最主要的朋友是孩子,狗觉得牧区的孩子不能叫做人,太顽劣了。比如,他们企图骑在狗背上飞奔,……他们还把手伸进狗嘴里,拽出舌头观看。”(《动物卷》)等等,字里行间鸣响着儿童的天籁之音,令人重新体验人心的淳朴和圣洁,体味人性的真切和善良。
  正因为这样,鲍尔吉·原野在文字中也时时释放出一种锐利的光芒。那锐利能够刺伤某些东西,穿透某些东西。读他的《励志卷》《幽默卷》,更能读出一种思索、一种智慧、一种力量。
  (《原野文库》六卷本,鲍尔吉·原野/著,内蒙古教育出版社2012年4月版)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