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郑振鐸教授

我以震惊的心情获知郑振鐸教授在十月十七日因飞机失事遇难的消息。十月十六日我自己乘坐同一架飞机到达北京。就在次日,飞机在返回莫斯科的途中炸毁;由于这个可悲的事故,中国失去了前往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的、以郑振鐸教授为首的文化代表团全体人員。

一九五三年秋天我在华沙第一次遇見郑振鐸教授,那时他正在华沙小住。就我記忆所及,他那时作为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員会的代表团团长來到波兰参加在华沙举行的屈原紀念会。在波兰作家协会为此举行的一次宴会上,我坐在他的旁边,我记得和他有过一次对我說来重要而有益的談話。当时我正开始把屈原一部分詩作譯成波兰文,对于这个工作他給了我一些指教。后来在一九五四和一九五五年我在中国又遇見过他三次。我与他个人的交往不算密切或接近,但是就在二十多午前我在华沙大学求学时代,已故的导师夏佛斯基致授和夏伯龙教授就教导我他是个学識渊博的完美的学者。当我能够直接接触他的著作和他所编訂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以后,我对郑振鐸教授作为一个学者的敬意愈来愈深,这种敬意原是我已故的老师們在我学生时代所培植起来的。

我認为中国人文科学未来的发展——特別在有关古代中国的部門——主要依靠两种因素的适当結合,即是中国传統的渊博知識和研究科学問题的现代方法。我羡慕郑振铎教授在他的学术活动中已經充分体现了这两种因素,我認为他是中国当代学术界中人文科学方面的代表人物之一。

同时他又能把个人的学术工作和比較实际的活动协調起來。許多年来,他成功地为他的祖国服务,不仅作为一个学者,而且作为一个中国文学史和考古学方面科学研究工作的組織者,作为文化部的副部长。在我看来,作为一个学者和组织家,他的早逝是对他祖国的巨大損失,也是对中国国內外汉学研究界——不论在哪里——的巨大損失。

我謹代表为数不多的波兰汉学家——包括曾經荣幸地到中国进行学习的青年人——向我们中国的朋友們、同行們表示我們同声衷心哀悼郑振铎教授。而且我們相信全世界所有的汉学家,不問他們在哪里,也都会在这哀悼的时刻和中国朋友們有同感的。

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于北京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