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郑振铎先生

郑振鐸先生在解放前已經是一个进步的知識分子,解放后他是新中国重要的文化干部之一,为人民作了許多工作。他虽然年近六十,但身体强健,精力充沛,如果不是遭遇这一次意外的不幸,至少还能够工作二十年。然而不幸的消息証明是千真万确的,他已經与世长辞,再也不能为人民貢献力量了。我們如何能不为这一巨大的損失痛心!

郑先生平生在学术上爱好的方面很多,知識广博,搜集資料十分辛勤。他有不少的长处可以供我們学习。我和郑先生相識已有二十多年,可惜的是向他請教的时候太少,不曾認真学习他的长处。今天回忆过去和他交往的情形,伤感之中又多追悔。

我初次見到郑先生是在一九三一年,那时他到清华大学講戏曲史,我正在清华当助教。他的爽朗的性格对青年人有一种吸引力,我和那时正在清华讀書的李嘉言、吳組湘、林庚都很快地和他有了交往。可惜他在北方的时閻只是短短的两年。他离开北京以后,我除了有时在他主编的杂志上发表文章因而通过几封信以外很少联系。解放后虽同在北京,見面时也不多。直到一九五二年,文学研究所成立,我在他的領导下工作,接触重又多起来。回忆同在清华的时期,隔了二十几年,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出多少变化。他白发很少,精神焕发,談笑风生,一如往昔。在我的熟人中象他經历这样多的岁月而不显出絲毫老态的人确实是很少的.

几年來他常常用一个“勤”字劝勉我們。他自己确实是一个勤快的人,他一生做了这么多的工作就是证明。他是喜欢爭論的人,但有接受批評的雅量。最近本所展开学术思想批判,他带头作了自我批評,并表示欢迎同志們批判他的著作中的資产阶級观点、方法。他曾用詼諧的語調說:早批判比晚批判好,如果到我死后才来批判,我就不能吸收大家的意見来修改我的著作了。当时听者以笑声报之。今天我回忆这些話,实在抑制不住我的伤心。我們对郑先生著作的批評,他虽然也听到了一部分。但是他永远不能亲自来考虑这些意見,修改他的著作了。

郑先生的事业是我們共同的事业,他的未完的工作,自有我們繼續做下去,他本人可以放得心。他倒下了,我們如果不加十倍的努力,是不能弥补这个損失的。讓我們把悲痛化为力量,以勤奋的工作来紀念他吧。

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三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