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是一家”的宋词研究

做文学研究,总得要对所研究的对象有一种宏观的把握。这种把握的好坏会影响我们对所研究的对象的认识,同时也会指导我们的研究。而这种宏观的把握是受诸多因素的影响的,比如我们自身的学识、社会经历、世界观等的制约。同时,一种传统的评判标准会无形中渗透到我们的头脑中,我们会身不由己地被它左右,从而走着一条前人的老路,这样,就很难突破和创新了。这在古代文学的研究中显得尤为突出。因此,要想别出新意,就必须换思路——对文学研究对象进行重新审视。在拜读了沈家庄师的《宋词的文化定位》之后,我的眼前一亮,存在我脑里的许多疑问都迎刃而解,真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我不敢也没能有什么评论,只想谈谈我的收获。
沈先生的《宋词的文化定位》一书共有七章:绪论章就显示出一种高屋建瓴的气度。毕竟是一位在讲坛从教多年的老教授,能高度概括传统的词学成就和当代的词学研究现状,以表格的形式显示出来,使读者一目了然——值得注意的是这份《中华词学系统简表》,不仅在学术界第一次正式提出“中华词学系统”这一学术概念,而且分别由“传统词学系统”六个子系统及“当代词学研究系统”的十四个子系统让“中华词学系统”的建立显得严谨而符合学术规范,让我们这些后学者一下子就明白词学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少了许多困惑、迷茫,特别是能够让我们在从事词学研究和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方法论方面做到有的放矢,少走或不走弯路。本章论述的核心问题是为何要将宋词进行文化定位及如何定位的问题。作者指出,宋词是有它赖以存在的土壤的,那就是“宋型文化”,《宋词的文化定位》将“宋型文化”的特征归纳为三点:即“1、 庶族文化构型;2、 主流文化的儒道释交融、合流及世俗化倾向;3、 平民文化兴起。”而最后又将宋词定位在平民文化维度上。绪论部分可以说是全书的纲领。
第二章和第三章可以说是对宋代平民文化形成的原因的分析。第二章从社会层面分析。“古今风俗,悉从上之所好”, 宋朝的皇帝一方面为着自己统治的巩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顺应历史的潮流,而大倡享乐之风。从皇上到庶民,全社会的普遍的价值选择就是——“好富贵”。而这种商人,即平民的价值选择,势必影响到宋朝的文化,那就是“主流文化趋向世俗化的大势”。历来的史论者,大多只注重到宋朝“文治”的表面现象,大家津津乐道的事是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能够发现“文化观念异于传统之导向和价值体系改变的实质”是《宋词的文化定位》一书更有深度所在。文章指出:“宋代帝王强调‘好富贵’、‘积金钱’,之所以能最终成为一种世俗习尚,并成为宋以后近一千年中国封建时代普遍的文化价值选择,就是因为它顺应时代社会历史潮流。人类文明的进步,关键是看人性觉醒的程度。‘好财利’之欲在冲决文化价值思维悖谬的藩篱,成为社会个体普遍的价值追求的时候,也是个体人性之觉醒,个体文化价值得以重新审视和确认的时刻。儒士为何要向富商求教致富秘诀?妇女为何要争相嫁给经商致富的和尚?是因为他们在‘金钱’和‘财富’中看到了价值,看到了人生之所需,认识到这是自我价值追求的目标。宋代这一对传统文化价值悖谬所作的反拨是惊世骇俗的。与宋代盛行的享乐之风一道,成为宋词文化定位的一个重要基础。”多幺深刻,也多么发人深省。这非有一种大眼光不行。要看到中国文化的发展轨迹,从“强调以天下为己任的群体意识”到“世俗人生的价值追求”,在中唐就开始了这种文化转型,宋朝只是顺潮流而行,并进一步地推动罢了。为推动这一潮流,宋代帝王采取了宽民的政策。平民地位的提高,特别是寒士通过科举而参与朝政,就“成为宋代精英文化与世俗文化交流互动的中介”,加上“朝廷以‘民乐’为治世标准”,这就不难理解宋代全社会世俗化风潮为什么会形成了。
平民文化当然就需要平民的文学。而词就是这一文学的载体。作为“新声”的曲子词是深受宋人包括帝王在内的由衷喜好。朝廷对音乐的改革,加上统治者的喜好,则刺激了宋词的传播和繁盛。在这里有一点要强调,也是本书着重指出的,“宋词首先是世俗的文学,无论其言辞的纯雅抑或通俗,其本质都是世俗的”,也就是作者在绪论中指出诗词不同时,所说的词的“俗”、“私”、“野”、“邪”的特征。而谁说这种“俗”、“私”、“野”、“邪”不是“人欲”的表现呢?而中国历史上,就一直存在着“道”和“欲”的斗争。“以道制欲”可以说是上层精英文化观念,“以欲破道”可以说是下层世俗文化观念。这两种文艺价值观的关系如何?而在宋代有什么样的社会文化价值?宋词在这中间担任什么样的角色?这些问题就是《宋词的文化定位》一书中第三章论述的问题。
第二章从社会层面论述了宋代的平民文化,作为这种文化载体的文学——词也就具有这种文化的世俗化特征。第三章则从文学的本身去论述。作者首先指出:在中国文学发展的历史中有两种文艺价值观,即精英文化观和世俗文化观。这两种价值观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有分有合,有对抗有交融。中国正统的文学艺术观,就是儒家政治伦理文艺价值观,也就是精英文化观。儒家制礼作乐的目的就是要约束人类享乐的天性,也就是“以道制欲”,为此,它有一整套伦理规范,从《乐记》到《毛诗大序》就是这种规范。但人是自然和社会的结合体。有“以道制欲”就势必有“以欲破道”。人类自身的欲望天性就象火山的熔岩一样,火山没爆发,是因为有地表的压制,但它下面的岩浆是在活动的,只要有机会,就会爆发。所以,“每一次礼崩乐坏,都伴随着一次思想与个性解放的潮流涌起,都带来一阵全社会人们心灵自由的亢奋和激动。而且思想解放与主体意识觉醒一次比一次深刻,文化价值观念转换波及面一次比一次广泛。反映在文学创作上,则每次思想解放都带来文学创作的繁荣兴盛。如第一次,造成百家争鸣、诸子竞相著书立说的创作高潮。第二次,造成一个文学自觉的时代:文人独立人格价值的觉醒呼唤着文学向人性深度的开掘;审美意识的提高酝酿着创作美文的风气;文、笔的分流确立起文学独立的价值标准;《文赋》、《诗品》、《文心雕龙》的诞生标志着文学批评的成熟和文学新的价值观念的建立及中国文学审美理论的粗具规模。当然,晋宋文学价值观念的突破,主要是表现在过去理论著述从未肯定的‘以欲破道’对‘以道制欲’的儒教道统及正统观念的反拨和矫正。第三次,也即唐末五代正统儒学礼教名存实亡的时代,文学观念同样发生了向表现人的自然欲望倾斜的变化,实际造成‘道’与‘欲’互容与调和的局面。”“道”“欲”调和表现出来就是宋一朝的馆阁重臣大多都写过表现性情的小词。《宋词的文化定位》一书花了比较大的篇幅论述了欧阳修的表现性情之作。高度肯定了欧阳修对“道”“欲”统一的贡献。在欧阳修的影响下,宋代的文人“有意识地用散文和诗歌表现有关社稷人伦和天下兴亡的‘明道’内容;用词来表现与人性、人情有关的私生活、个人欲望和喜怒哀乐。”因此,“北宋所有的词人,从晏殊、宋祁到张先、柳永,从苏轼、晏几道、黄庭坚到秦观、周邦彦、贺铸、毛滂……每一位作家都是言情高手,每一位的词集都辉映出对道统和文统嘲笑和反叛的人性光芒。”
宋词既然是来“表现与人性、人情有关的私生活、个人欲望和喜怒哀乐”的,那么这些内容和女性又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可以说,女性地位的提高和词的内容的表现是相辅相成的。第四章《宋词与宋代女性景观的人文观照》就论述了“宋代‘艳词’的繁盛,是宋代平民文化崛起造成全社会妇女观念改变和妇女地位提高的一种文化表征。”在宋代,妇女的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因为男人开始将她们视为知己,并深入到她们的内心世界,因此流露在词里就显得真切、感人、深情、细腻。《宋词的文化定位》一书“从宋词中寄内、咏妾和咏妓三个方面对宋词反映的男人世界中的女性景观进行文化本位的散点透视”。
宋代男性对妇女的观念有了很大改变是和宋人“对人的关注”有密切关系。这正也促使妇女自身的人文觉醒。宋代的女子也可以受教育,并出现了许多能诗会文的女子。 作者在对宋代女词人和女性词进行量化分析后指出,“事实上,宋代女词人是群体地崛起,这才是真正从本质意义上展现了宋型文化在妇女观念和女性独立人格价值意识方面表现出的文明和进步,它标志着宋代文明在某种程度上,已进入近代文明发展阶段。”
词的题材在五代时是较单一的,经北宋的柳永,特别是苏轼的推广,作到了“无事不可言,无意不可入”。在这些题材中,值得注意的是宋人对“存在”和“价值”的思考。《宋词的文化定位》一书“就羁旅行役、节令寿诞和咏物词三类题材,透析宋代文人在艺术的文化价值的创造和追求中,通过文学作品表现出来的关于‘存在’和‘价值’的人文心理及处世态度。”从这些题材表现出来的内容,不管是羁旅中“对红粉佳人的思念”、“漂泊中的乡关之思”、“漂泊中的出尘恬退之想”,或节序寿诞中写节庆民俗和个体对生命的关怀,还是咏物词中的言有寄托。我们都可以看到宋人对个体的关注,是和宋型文化特征息息相关的。
宋词的文化特征是要决定它是与传统的文化价值相违背的,这就必然会引起传统文化对它的改造。所谓“词的诗化”其实就是这一改造的结果。第六章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论述。以对苏轼“词似诗”重新解读入手,指出那是主流文化的回归。特别在民族危难的南宋,这种向主流文化回归就成为了一种趋势。从苏轼的以诗为词就发展到辛弃疾的以议论为词。而南宋骚雅清空的追求是词的诗化的另一种途径。正如书中所说:“南宋词的诗化,实际上走的是两条路子。一条是上节所论列的以苏轼开其端的言志抒情一派。他们以士大夫的政治责任感和强烈的家国意识,担当起欲挽狂澜于即倒的拯救民族危亡的重任、在金人入侵,山河破碎的国难面前,忧国忧民,义愤填膺,其中辛弃疾是杰出代表。他们重点关注的是人的感情世界的外部实现,属于外向型的审美。另一条是由秦观、周邦彦等正宗词人转化而来的骚雅词派。他们虽然也关注社稷危难,但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抒发‘黍离’之悲,以姜夔为代表。他们关注的重点则在与个人的情感生活的内在审视和生存状况的自我关怀(或朋友交往、诗酒留连等),属于内向型的审美。”
最后,作者对宋词的产生从人类文化学的角度进行了阐发,指出宋人选择词,词在宋代的繁盛是与宋词“这种新文体自在的文化因素以及词自身带来的、与人的生存发展和文明进化有内在必然联系的相关性、对应性、协调性和互动性。而其中的关键,则在于曲子词从其产生时候起便带来的世俗性、平民性及多民族、多样式文学艺术复合等文化元素获得了宋代庶族文化构型的适合土壤、空气、水分与养料——它之成长为能够代表宋代一代之文学的参天文化大树,也就是历史逻辑和辨证逻辑中自然和必然了。”并评价了宋词对中国文学历史文化走向的影响:“一是文体演变的意义,建构起一套词学系统;二是走向人文深度,将人性需要关怀的旗帜传给了元代戏剧和明清小说。”
读了沈家庄师的《宋词的文化定位》,我佩服他高度的概括能力。对传统和当代的词学研究是两张表显示,清楚而有条理;对词史上的现象,有时三言两语,却道出本质。本书虽没有史的意图,却有史的作用。它完全可以当作一部宋代词史来读。作者抓住了宋词发展史上的几个重要人物,像北宋的欧阳修,苏轼;南宋的辛弃疾、姜夔等。以他们为中心,穿插其它词人的介绍,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条词的发展脉络。然后再辅以词的题材,特别介绍词人中特殊的一群人——女性词人。这样,有点有面;有史实,有理论;有重点,有详略;有系统,有个案。但脉络却很清晰,完全不像其它文学史著作那样,平铺直叙,结构单一。
不过,我更欣赏的是沈家庄教授敏锐的学者眼光。文化的角度,当然是很重要的。这也是本书的闪光点。他能见常人之不见,将宋词定位在平民文化维度上,这就让我们对宋词有了全新的认识。至于他对文学本质的把握,则是要有相当的艺术修养和长期的学理思考才行。关于这一点,黄天骥先生在《序》中已有深刻的论述。这里,我想引用黄先生的话作结,可能更能表达我的意思,“以文化定位,离不开人文精神,更离不开‘人’。从不同时期文学的主题、题材乃至文体的承传变化,研究文学如何表现人的价值、人的行为、人的心理、人的形象、人生的意义、人际的关系,很有可能把文学的本质和文学发展的问题阐述清楚。我想,参照家庄教授的做法,推广到研究整个文学发展过程中各个阶段各类体裁的文化定位,这新的视角,会给文学史编写带来新的局面。”(黄天骥《宋词的文化定位•序》)


发言者:    发表时间:2013/2/7 5:30:00    IP地址:174.6.36*
现在登录超星阅览器,可以阅读电子版《宋词的文化定位》,再各新华书店有售
支持(0) 反对(0)
发言者:    发表时间:2008/6/4 10:28:00    IP地址:124.161.208*
哪位网友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沈家庄老师的《宋词的文化定位》,请告诉我,谢谢!
支持(0) 反对(0)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