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钱锺书先生 说“既痛又痒的话”是最好方式
   钱锺书是当代中国学贯中西的知名学者。在其百年诞辰之际,11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京举行“纪念钱锺书先生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教学科研等单位的近200位专家围绕着钱锺书与当代国学、钱锺书与外国文学、钱锺书的文学创作、钱学与中西文化比较等到主题进行了讨论。此外,《钱锺书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文集》简体、繁体两种版本也由北京三联书店和香港牛津出版社同时出版。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在发言中说,钱锺书是富有巧思和幽默的人,他能看到人的内心里面曲里拐弯的角落。但是,他也把自己看成无情的讽谐的对象。正因为这种严谨的态度,所以他对各种赞美十分警惧,他多次婉谢要求他写自传,说回忆最靠不住的。钱先生身上有反躬自省的精神,是我们这个时代特别需要的。“为了这次纪念会,文学所特意准备了一张钱先生的照片。我们就能够在钱先生充满期许而又不无温和的嘲讽的眼光下,说出一些让钱先生感到既痛又痒的话来,这是纪念他最好的方式。这样,钱先生就会把我们引为同道。”

  北京大学教授、西南联大期间钱锺书的学生许渊冲说,钱先生曾用两个词概括了中西文化,西方文化强调“斗争”,中国文化强调“和谐”。关于文学,钱锺书说,西方人把它看做“闲人的忙事”,从事者把它当做一个事业;中国人把它看做“忙人的闲事”,忙里偷闲的“雕虫小技”。因为西方人把文学当事业,所以西方文学一百多年来发展蓬勃。“我在将中国的唐诗宋词翻译成外文时,继承了钱锺书先生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杨振宁做物理学研究时,也继承了他的这种本领。”

  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代表钱锺书的家乡人民致辞。杨卫泽在发言中说,钱锺书是中国文化的骄傲,他是无锡人,也是这座城市的骄傲。钱锺书出身于亦农亦商的家族,钱氏家族和无锡工商业人士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钱锺书成长的年代,无锡的民族工商业和教育都极其发达,这种地域性的工商文化对于包括钱锺书在内的学者有着重要的影响。

  钱锺书1910年11月21日出生于江苏无锡,字默存,号槐聚,1929年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学习。20世纪30年代曾赴欧洲留学。归国后先后在多所大学任教。1953年调入文学研究所工作,1982年起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他的长篇小说《围城》,风格幽默,比喻精辟,充满着智慧和哲理,曾被翻译成多种语言;他的学术著作《谈艺录》、《管锥编》,立足于中国传统文献,又广泛汲取西方文明精华,融会贯通,让读者深刻地体会到一个基本事实,即中国文化作为一个科学的、开放的体系,在世界文化中有其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