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专家描绘出的虚幻光环

    钱念孙在《探索与争鸣》2000年第2期上《为“经典作家”卸妆》一文中,指出近年文坛所患的一个重要顽症就是“美言过甚”。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钱钟书1962年在《文学评论》上发表“通感”一文,受到广泛好评,“钱学”研究权威郑朝宗曾下断语:“‘通感’这个西方出产的理论,是先生首先把它介绍到中国来的。”众多钱学研究者附随郑说,都把“通感”理论在中国的发明权归到先生的名下。其实,朱光潜先生早在1936年出版的名著《文艺心理学》中,就对“通感”理论作了相当详细的介绍和论述。1943年,先生在其另一部代表作《诗论》里,又提出了“感通”说,实即先生在60年代的通感说。事实上,先生自己在其《中国古代文学批评的一个特点》论文中,即多次引用先生《文艺心理学》中的观点,曾加注是参考了朱著,并赞赏其观点。遗憾的是,美言过甚现象在近年的“钱学热”中时有发生,因而一些“钱学”专家在钱先生头上描绘的光环起码有部分是虚幻的。(竹)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