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汉小说影响下的《围城》叙事结构分析

一、西方流浪汉小说的基本特点

 

       盛行于16世纪中期的欧洲流浪汉小说是西方叙事文学中的一匹“黑马”。其叙事结构模式(如,定型化的主角、历险记体裁、叙述体视角、插曲式结构、讽刺性意识)对于现实生活的表现是全面而别样的。有狭义与广义之分的流浪汉小说中,西班牙无名氏的《小癞子》作为狭义流浪汉小说的标准使《围城》被判定为广义的流浪汉小说。无论是广义的流浪汉小说还是狭义流浪汉小说,其最大的共通点都是由主人公作为线索贯穿全书。主人公通常是为生存而付出很大的精神代价的人,由其冒险生涯中的每一次经验教训描绘人情世态的繁复,从而揭示其现实主义的哲学意义。小说中的主人公不必充当情节的推动者,却必须成为情节的组织者,其作用是能够展现广阔的生活画面。所以说流浪汉小说的叙事结构是直线型而不是辐射型的。

        18世纪的英国现实主义小说中,亨利菲尔丁的《弃儿汤姆琼斯的历史》因其情节曲折复杂且布局严密、结构完整、规模宏大、主要人物性格鲜明突出等特点而居于Top1.的地位。这部小说亦属于非严格意义上的流浪汉小说。从中不难看到《围城》受其影响的痕迹。

 

二、《围城》的借鉴与自身的独特

 

       《围城》(共九章)的主人公方鸿渐是一个贯穿全书始终的人物,作者让情节的设计和展开都围绕着方鸿渐以使其达到串联情节的目的。这是一种“缀段式”的叙事结构模式,所以说围城的总体结构模式承袭了西方流浪汉小说。

        《围城》在借鉴西方流浪汉小说的同时,将中国传统小说的一些艺术形式完美的融合进去,从而形成了自身独特的风格和艺术价值。比起流浪汉小说“各人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情节间缝隙较大,作品结构不紧凑”等弊病,《围城》在叙述上具有严密的时空感,围绕方鸿渐的人生,各章构成相对独立的故事情节的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因果关联。“如果一部小说情节由一种矛盾冲突构成,矛盾一方的欲望和行动仅只受到矛盾另一方的阻碍,由这单一的矛盾冲突推动情节向前发展,那么情节就表现为一种线性的因果链条,这种结构就叫做线性结构。”《围城》中的情节就是一串有因果关联的事件。这些事件由方鸿渐与四位女子之间的感情冲突造成,因为各个人物都按照自己的性格逻辑来行动以至冲突,整部小说便形成了生动曲折的“情节流”,这种线性结构与缀段式结构相辅相成的叙事结构,体现出作者精湛的艺术手法。

        “情节中的主要矛盾辐射开来,决定着各种次要矛盾,同时也被各种次要矛盾所决定,它像一张网,故称为网状结构。”《围城》的第六、第七章,小说采用的就是这种网状结构。作者在此运用网状结构丰富了小说结构的多样性,反映出社会的错综复杂,体现了钱鍾书面对复杂社会现实的时候结构手法运用的适用性。

        《围城》的时空结构(方鸿渐从上海出发到西欧留学又回到上海)避开了流浪汉小说的单一时序和一维空间,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和突破。

        

三、《围城》叙事结构人称角度上的特点

 

       第一,流浪汉小说的叙事方式都是第一人称叙事,通过主人公“我”来讲述自身的遭遇。在叙述学上,与其相对应的是内聚焦式视点。这种视点不再让叙述者扮演上帝的角色,明确的控制了主人公的活动范围和权限。主人公“我”会显得更为平易近人,亲切自然。 这样不仅在形式上消除了叙述者与读者之间的不平等关系,同时在小说中造成一些空白,给读者想象提供更大的活动余地。《围城》由主人公方鸿渐的关照视角本质上也属于内聚焦视点。此外,《围城》的叙事结构在人称角度上采用第三人称叙事方式是其特色之一。《围城》是建立在通过方鸿渐写人生、写出他及其周围各类旧知识分子内心深处的劣根性的基点上,如采用第一人称,就不能广泛深入的捕捉种种人生相及其复杂的心态。

        第二,《围城》是一部讽刺小说,极大程度的渗透了作者对人情世故的主观评判色彩。作品运用第三人称叙事方式,更增强了它的讽刺力度。这种具有鲜明的爱憎感情色彩的主观评判依附在第三人称之上的使用,是在流浪汉小说原有的内聚焦视点上的开拓和发展,不仅使作品的内容更加丰富含蓄、富于变化,且大大增强了作品对现实人生的讽刺批判力量。

        第三,值得注意的是,《围城》在许多地方向第一人称叙事角度“靠拢”。所谓“靠拢”,就是指小说的叙事者变换为由小说中人物(大多为主人公)来承担观察主体,实际上就是不以“我”字出面的“我”的叙述。《围城》尽管采用第三人称叙述角度,由于时常向第一人称“靠拢”,使得方鸿渐有了一个内省自责自我认知的形象,作品是想通过这个形象让读者能从中更清晰的看到主人公性格变化的轨迹。钱鍾书不仅从小说的整体来考虑选择适当的人称角度和观照角度,而且根据表现人物微妙复杂的心理世界的需要巧妙灵活的变换视角,以保持《围城》结构的完整性和独特性。

        所以说《围城》在借鉴西方流浪汉小说叙事结构模式的同时,将中国传统小说的特色溶于其中,于是便成为了一部“中国式”的流浪汉小说。

        

参考文献:

[1]林海:《<围城><弃儿汤姆琼斯的历史>

[2]李健吾:《咀华新篇.重读<围城>

[3]杨绛:《关于小说.介绍<小癞子>

[4]杰拉德.吉利斯比:《欧洲小说的演化》,胡家峦、冯国忠译

 

[作者简介]:方茜,女,籍贯山西,重庆师范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文艺学专业研究生 重庆400047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