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蔡仪喜剧美学思想的再思考

在比较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现代喜剧美学领域.二十年代以前.偏重从主观心理角度探索喜剧美的心理学派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直到四十年代初.这种理论取向才遇到来自美学界内部的真正挑战。这位挑战者就是蔡仪。①对于蔡仪的美学思想.学术界当然是熟悉的.但对于他的喜剧观念.国内至今却鲜有论者.本文拟就这一问题谈一点自己的思考。

1929年至1937年间.蔡仪在日本留学.通过当时日本的左翼运动.他接触到了大量的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尤其是1933年马克思、思格斯关于文艺问题的文献日译本的出版.更使他“在文艺理论的迷离摸索中看到了一线光明”②。这无疑为他后来的美学研究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回国之后.他显然不能满意于中国现代美学的现状.渴望将自己从马克思主义文艺论著中得到的启示融铸到一个全新的美学体系中.于是他从1941年冬季开始撰写《新美学》. 1944年全书完稿。他在《新美学·序》中气度昂然地写道:“旧美学己完全暴露了它的矛盾.然而美学并不是不能成立的。因此我在相当困窘的情况下勉力写成了这本书。这是以新的方法建立的新的体系.对于美学的发展不会毫无寄与吧。”③这里所说的新的方法,指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正因为这是一次力图以马克思主义全而阐释美学问题的可贵尝试.它也就为中国现代喜剧美学的研究提供了积极的启示。侧重客观现实.是蔡仪喜剧观念中最具有特色的部分。如前所述.以客观论的原则研究喜剧问题并不自蔡仪始.但在喜剧美学领域.把这一原则上升到系统的高度.并对之进行了具有一定深度的理论阐释的第一人却是他。

秀婉与笑剧的美感


在《新美学》中.蔡仪系统地批判了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美学观点.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美在客观的命题.他把艺术美看作是现实美的反映.这样.他就把喜剧美的根源同客观现实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从而部分扭转了以前重在主观心理上探讨喜剧问题的美学取向。从重视客观现实的原则立场出发.他在有关喜剧美感的论说中强调了客观对象的首要作用.在喜剧艺术本质的分析中凸出了社会冲突的实质。这样.他就为中国现代喜剧反映社会冲突.并在与现实社会的拥抱中提高自身品位的历史趋势提供了美学上的说明。

在《新美学·美感的种类论》中.蔡仪首先考察了喜剧的美感问题。这时.他实际使用的术语是“笑剧的美感”。考察的逻辑起点是客观对象。他认为客观对象在审美活动中具有双重的性质:一方面.它作为“美的事物”为人们所认识.使人感到愉悦;另一方面.它作为“现实事物”引起人们的意义判断.让人感到快适或者不快。当客观对象在人们的主观世界引起的这两种精神反应趋向一致的时候.就形成了一种“顺受”反应.反之.就是一种“逆受”反应。前者带来“秀婉”的美感后者带来“雄伟”的美感④。 而笑剧的美感就是由“秀婉充起来的”,并且是位于“秀婉以下”的美感形式⑤。这也就是说.在蔡仪看来.秀婉的美感和笑剧的美感在本质上具有某种一致性。在蔡仪以前的中国现代美学家中.有不少人讨论过“秀婉”(或“优美”)问题.也有不少人考察过“笑剧”(或“喜剧”)问题.但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论说.当自蔡仪始。他这样做的目的.很清楚.无非是想要说明笑剧的美感同秀婉的美感一样.也是一种令人感到轻松的内部和谐的审美混和情感.单就这一点而言.蔡仪的论说似乎并无新意.他只是沿着一个新的思路去证实了一种久为人知的结论。但是.这种新思路本身却又给了我们一种新启示。秀婉显然属于一种阴柔之美.这种阴柔之美虽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传统美学的整体品格.但至少可以标明中国传统美学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蔡仪将他的喜剧美感建立在这种阴柔之美的基础上.尽管这在他本人来说可能尚缺乏理论上的自觉.但在实际上却表现出了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对于西方喜剧理论的渗透.这一介绍同二十年代以后.中西喜剧观念日益趋向融汇贯通的历史趋势正相吻合。

在蔡仪的美学体系中.美感形式被区划为四种类型:雄伟和悲剧.秀婉和笑剧。因此.笑剧的美感固然在本质上和秀婉相通.但它作为一种“特殊形式”的美感⑥.同后者毕竟有所区别。这种区别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笑剧美感的对象刺激更为柔弱.因此“当我们的意识感受它时.不但不紧张兴奋.而且有相当的余裕.能对它批判。”⑦其二.秀婉是一种由于美的对象刺激柔和而引起伴随着朦胧的顺受的精神反应的美感;在笑剧美感中.“刺激非常柔弱的对象.则是低于可爱乃至可怜的范畴而是可轻可鄙的事物”.结果“引起过度的顺受的反应”,换句话说.秀婉美感中的那种“欲求或爱怜之情”.受到“阻碍”,“不能鲜明而有力地表达出来”.因而它就“可能取弯曲的形式呈现”.进而产生一种嘲笑、戏弄之感⑧。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