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抒情

谒列宁、斯大林陵墓

当我走近这座用黑色和紫色大理石筑成的陵屋时,我的心紧缩起来,不是悲哀,不是畏惧,不是痛苦和惶恐,这是一种异样的、为我所从来不曾有过的感情。我大概在想些什么,然而又似乎落入了无思虑的状态,我随着人群向前,然而走的又似乎并不是我自己。

我淹没在一种异样的感情中。

我们的队伍从一个卫士的身边轻轻地擦过,我发现他笔直地站着,双目平视,不言不动,仿佛是一座大理石的雕像。

他在想些什么呢?

是这样一件平凡的工作,却具有那么伟大的意义!的确,他已经没有余裕再去想什么,没有事情能够打扰他。也许这就是这位卫士的感情,同样也就是我自己的当时的感情。

献上花圈。我们从左面的甬道顺级而下,暗静的灯光发出淡红的颜色,我的每一条神经都触到一股严肃的气氛。在转角处,我又遇见另一位卫士,他双目平视,不言不动地站着,仿佛是一座大理石的雕像。

一个低低的声音从他并不启张的嘴唇里漏出来:

“留心脚下!留心脚下!”

我们的确没有付出足够的注意去留心脚下,每个人的眼睛都向前直望,发出闪闪的光,每颗心都有一个期待——然而是共同一致的期待。

甬道的形势象一个正楷的M字母,当我们折入第二条线继续向前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他。不错,是他——那个回旋乾坤的巨人。他给历史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从根本上消灭剥削制度,为人类未来生活画下了幸福的蓝图。列宁,我们伟大的导师和父亲,他静静地躺着,穿着藏青的外衣,一只手平放,一只手握紧拳头。他的智慧的大脑袋看来并没有停止活动,他在思索,眼角露出了几丝鱼尾,就象生前闭目沉思的时候一样。

我不由自主的停止了脚步。

队伍缓缓地流动着,无法允许我作太久的驻足。于是我看见了另一个伟人。蟹壳青的制服下是一双雄伟的大手,曾经掌握过无产阶级命运的大手,浓黑的胡子代表着刚毅的性格,这是列宁事业的继承者,他的战友和学生: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他和列宁一样,平静地、沉思地躺着。

过去的年月和眼前的生活一幕幕在我心底映现,百感交集,我强制着自己的感情,我的眼睛渐渐地模糊了。

“留心脚下!留心脚下!”

我们从右面的甬道走上红场。克里姆林宫的大钟正好敲了十二下。耳边震响着动人的国际歌。我抬起头,那颗高耸云端的红星正以不灭的光彩照耀着全世界。

“科学之宫”

童年时我曾有过许多梦想,想象过天上宫殿,那里住着白衣仙子,他们是洞察宇宙奥秘、掌握人类命运的先知。我希望有这么一天,也许是一个静寂的中夜,天门开了,碧海似的高空出现了琼楼玉宇,远处传来悠徐的笙歌的声音……

在不眠的夜晚,我曾不止一次地独自抬头凝望。幼稚的心里充满着美丽的期待。

五月一日晚上,当我们在列宁山上看罢烟火,乘车回到莫斯科城区的时候,中途,我从车厢里探出头来,突然间我看到多年来的幻想,梦里的楼台在高空出现了,我欢喜得几乎惊叫起来:这是什么?

——“科学之宫”。

啊!难道这就是我们刚刚从那儿来的莫斯科大学吗?灯光反射在建筑物上,它显得那么洁白,透明,一尘不染,仿佛是座水晶雕成的宫殿。夜幕衬得它光彩焕发,你瞧,它巍峨地耸立云端,又高又亮,如果说那儿不是天上,我敢断言:也决不是你我驻足的人间。

你说我的确到过那里?

我没有那么坚决的自信,我到的是莫斯科大学——全世界最大的学府之一,占地三百二十公顷。我跑上主厦的高顶,远眺过全城的景色。人们告诉我:莫斯科大学有四万五千个大大小小的厅房,光就宿舍来说,如果一个人从出生那天起,就搬入里面,一天住一个房间,挨次轮流住过去,当他遍历所有的宿舍而离开这里时,他已经是一个七十几岁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我喜欢聪明的假设,它帮助我对枯燥的数字有个明确的概念。

可是使我动心的却不是这些。我曾在罗蒙诺索夫雕像下往回踯躅。这个俄罗斯的科学之父,莫斯科大学创办人。我默默地献上心底的语言:我的赞颂和尊敬。在这个大学里,先后培养了俄罗斯杰出的作家冯维津、格里波也多夫,莱蒙托夫、屠格涅夫、冈察洛夫和契诃夫,文学批评家别林斯基,教育家乌申斯基,数学家契贝舍夫,医学家彼洛果夫,语言学家布斯拉耶夫,历史学家索洛维约夫,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巴甫洛夫,先进的社会活动家察达耶夫、斯丹克维奇、盖尔村和奥格列夫。……还多呢,如果一个个数下去,也许你会听得烦厌,劝我不如改行去当算学教师,可是不,我要告诉你的只有一句话:想想吧,这些名字曾经给俄罗斯民族带来多少光荣,为人类科学和文化的宝库增添了多少智慧的财富!

不朽的事业,不朽的人。

请不要责备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过去的历史使我激动,眼前的设施却又让每一个来访者目眩舌结,现在我才知道在抒写心情的时候自己是何等笨拙,特别是当我看到了一种只有在集体主义的精神下才能出现的景象。摆在眼前的是一个宏大的规模,一个更辉煌的未来:两千五百位教授,他们是四十一种不同门类的科学专家,在教导着两万三千六百名包括五十九个民族的学生。在研究室里,在有着全世界最新设备的实验室里,白发与乌鬓厮磨,老老少少埋首于科学的工作,他们在前人的成就上跨出新的步子,以万能的钥匙开启着自然之门,那些可敬的科学专家正在改造我们所处的世界,试图给人类生活安排下幸福的前景。

仙子?对了,这不能不是我寤寐以求的天上的仙子!

嗬,嗬!现在我才明白过来了。可我的确没有想到,我童年的梦幻在这里竟然得到和谐的现实的揉合。如果说我曾陶醉于神话里的世界,那么,这个世界正在一天一天向我们接近。让我回过头去再看一眼吧,我的梦里的仙境。现在我看见了主厦尖顶上的红星,它象传说里画中神龙的眼睛,使整个楼台在人们的心底发光,哦,连月里的嫦娥也探出头来了,她在笑哩。你瞧!你瞧!她吻着这座宫殿——这座晶莹的、以罗蒙诺索夫命名的“科学之宫”了。

飞吧,美丽的仙子,美丽的科学专家们!

力 的 美

我喜欢风暴里的海燕,城楼外招展的红旗,英雄座下带箭疾驰的骏马,说得再近一些,我也喜欢在运动场上紧张而和平地角逐着的健儿。

这不是美的全部,然而它的确使我眼明神旺。

尽管昨天还飘过雪,可是夏季运动会却在莫斯科市开幕了,我们坐在中央“狄纳莫”运动场的看台上,夹在六万个观众中间。展开在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红旗,矫捷如海燕、雄美如骏马的运动员。这儿有个人的竞技,有集体的比赛,一个节目接着一个节目,美,象生着翅膀的小小动物轻轻地扣动我的心弦。看吧,球类运动展示了合作的美,团体操演含蕴着纪律的美,个人,代表他的集体,作为优胜的角逐者,一种出类拔萃的印象吸住了我。敏捷,灵活,整齐,每一项节目具备了画图的结构,音乐的旋律与节奏。这是美的综合,它唤起人们对健康生活的热爱,并且引导人们向生活的前景展望。

美是力量。

力量不一定是美。然而在运动场上,特别是在不断地产生全苏冠军和突破世界纪录的“狄纳莫”运动场上,我的确别确会心,充分地领略了力的美。

一块旋转着的铁饼,一枝飞向空际的标枪,一个掠过横竿的轻如飞燕的姿势,它竟如此使我神往,就因为在这一刹那间我看到了向前飞跃的生活,看到了人类摆脱一切束缚,对未来和平世界的企求,看到了火一样富于理想的生命力。

美是生活的力量。——我这样想。

“小白桦”颂

我听完一个别洛露西亚妇女对战争的控诉,

在莫斯科圆柱大厅里向金色的榄榄枝倾吐

英雄康士坦丁诺夫捏着拳头宣誓,

决不容新的威胁侵犯天真的孩子!

然后,我看到一群仙女缓缓地飘上舞台,

仿佛是向人类宣告着无限幸福的未来。

多么柔美呵,这一朵朵和平之花,

我的心头种下了青膏的“小白桦”。

五月的田野里“红莓花儿开”③,

衔接的圓环舞出不玻的爱④,

且莫说轻波似的步子来去无迹,

满台上留下了清晨森林的气息。

在俄罗斯的土地上长满着白桦林,

它歌,它舞,象征着人间永恒的青春。

在战争的年代这里是游击队之家,

如今,又遍地新生了和平的“小白桦”。

友谊的果实

“红普列斯尼亚”是一个具有革命传统的工人区。一九。五年,莫斯科工人在这里举行武装起义。我们到达苏联首都的第一天,就收到区委会送来的请柬,邀请我们参加该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晚会。

庆祝会在赫尔岑街莫斯科国立音乐院大厅举行。

出席晚会的有工人、学生以及和该区工厂发生联系的集体农庄庄员:脸色红润的少女,满头白发的老工人,他们中间有人亲身参加过一九。五年的起义。当主席宣布大会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参加的时候,全场起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并且立刻把我们全体都拥上了主席台。

——乌拉,中华人民共和国!乌拉,毛泽东的代表们!乌拉,苏中两国牢不可破的友谊!

我的视线接触到几百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心头温暖地漾起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光荣感。区委书记的报告开始了,我不懂他的语言,然而听来却是那么熟悉,以至仿佛象欣赏什么乐曲一样,抓住了每一个感情的音节。我想到我们走过的艰辛的道路,我们共同努力着的一致的目标,我们的幸福的社会主义生活。我记起了保尔。艾吕雅的诗:

对正义和自由的爱,

产生了一颗奇妙的果实。

这果实决不会变质,

因为它具有幸福的滋味

诗人歌咏的是隐藏在生活深处的真理,他象预言家一样道出了今天晚会上满场传递着的感情:这是在共同的思想基础上结成的果实,幸福的和平与友谊的果实。在我们的历史上也有过“一九。五年”,我指的是为革命付出巨大代价、虽然遭受失败却又肇启了新的斗争与最后胜利的年头,那的确是困难重重的年头,然而却又是前进途上一段重要的阶梯,它用鲜血锻炼了我们。在我的记忆里还留存着许多一九二七年时代熟悉的脸孔,如同今晚在座的老年工人的记忆里还留存着许多一九。五年时代熟悉的脸孔一样。生命的价值在于它有一个远大的目标,那些熟悉的脸孔永不消逝地关注着我们,鞭策着我们,正是这个艰难的历程增加了我们相互之间的了解,统一了我们的意志和感情。

我在透视着每一颗跳动的心。

出现在我的镜面上的没有一颗例外的心,我懂得它们在想些什么,不论是听区委书记报告的时候,或是观看晚会节目的时候,我找到了一种稀有的共同的感情。我们欣赏了格林卡的《祖国光荣颂》、歌剧《伊高尔王子》中的一段;俄罗斯,乌克兰民族舞蹈和古典芭蕾舞,契诃夫短篇小说和苏联现代诗歌朗诵。出于意外的是:我们还看到了一群十岁上下的孩子表演了中国的扇舞、采茶扑蝶舞。随后,全场响彻了“莫斯科——北京”的歌声,几百双微笑的含情脉脉的眼睛望着我们,几百颗炽热的心向着我们,比深山大谷里的回声更加紧密,我们激动地、用同样的声音作了由衷的响应和答复。

友谊,让和平在我们中间产生幸福的永不变质的果实。

注释

①我第一次看苏联莫斯科“小白桦”舞蹈团的演出,是在全苏第五屑保卫和平大会的会后节目里。这个会是在其斯科工会大厦圆柱大厅召开的。橄榄枝象征和平,会场挂着橄榄枝的徽号。

②康士坦丁诺夫是苏联英雄,现在担任沃龙涅日无线电器材工厂工会丰席,也出席了会议。

③《红莓花儿开》和《小白桦》一样,是舞蹈团代表作之一。

④“小白桦”舞蹈团的舞蹈有很多是古代的和民间的环舞。

⑤法国诗人保尔·艾吕雅诗《和平的面目》中的一节。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