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信书

我们中国人最相信书,而我们中国的有些书是最不足信的。

譬如说豪侠,只讲心地爽直,喜欢打抱不平,那是不够的,一定要身子会向云端里钻,指头有一道白光,还会追着杀人;万一碰着了对手,给战败了,在千钧一发的当儿,死是死不得的,于是便有得道的和尚来相救,谁给通风报信呢?日:“心血来潮”。

这似乎太荒诞,不能相信,然而不。除了把两手象糖炒栗子一样,在烧热的黄沙里炒着、立志锻炼功夫外,还有人抛别家乡,身边不带分文,准备跑到武当山,跟道士和尚学剑仙去的。

中国人就在这样的思想下活着。

可是“贤明之士”又得反对。因为这些书毕竟不是正统,而这些人也大都脑子简单,“上等”和“高等”的中国人是不至于这样的。但是且慢,随手来几个例:

庄子《逍遥篇》: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史记》:高祖醉行泽中,前有大蛇当径,乃拔剑斩之。一老妪夜哭其处,日:“吾子白帝子也。今为赤帝子杀之。”

这两部书大概可算是正统了吧。但为甚么又有些象胡说呢?一条鱼大到几千里,而且还会变鸟;一个老妪的儿子是蛇,忽然又说是白帝子。这究竟怎么呢?“贤明之士”却深信而不之疑。

大概又得说是古书不足以绳今人了吧。其实在今人里,尤其是在天才的今人里,不足信依旧是存在的。譬如有人说女人的舌尖是壁虎的尾巴,反过来,有人认为壁虎的尾巴也便是女人的舌尖;万一竞有人搂着壁虎的尾巴去亲嘴,那可糟糕呢!

不可信,不足信,但我怕还有人要相信的。

名句不该遗漏,索性再来一条:

“河水如呆立的棺。”

这样的宝贝究竟怎样解释的呢?幸而作者是天才的青年诗人。但这回上当的人可多了。穷人活不下去,相率投河,认为安然棺殓,尸骨可免暴露。无奈不久便死猪一样浮起来了。

我不想劝人少作名诗名文,却希望大家不要太相信了。书本子并不全靠得住。

全靠得住的书本子,是不容易存在的!

一九三三年十一月五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