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批评

批评家,是不易为的。

肚里准备骂人,嘴里却还得带一点好意,因为不这样,那就是摧残文化,而摧残文化的批评却是要不得的。据说过去的错误就在这里。

错误真是有的。骂人虽不见得高明,而要求爽爽快快,捉住破绽而痛骂之,倒也并不多见;过去的错误,是在于拿着尖刀,虽想刺人,而终于刺不到要害。于是刀尖乱按,连原文的意思都还没有看清,居然也背着“正人君子”所仅有的公理和正义,吹着喇叭来唬人了。

这自然要算是批评的。

至于造谣中伤,挑拨陷害,虽不在批评范围之内,但也还有人以此为唯一的武器,插入批评名文中,以遂其幸灾乐祸的私心。

而这也不失其为批评。

于是“作家之群”就提异议了。他们认为批评是不宜于指摘短处的,即是技术上的破绽,也不该加以纠正,痛骂更在严禁之列。于是文坛上一片称赞,喜气洋溢。

据说要这样的批评才称得起健全,足以帮助文化的发展。

但我怕倒也未必。因为这种喜气,在从前确曾洋溢过。一个文艺团体里总有一套人材:诗人,小说家,批评家,相约登台。自敲锣鼓自唱戏,自捧场头自喝采,未始不是一片称赞。但说这对文化的发展有甚么帮助,到底不容易相信。

而现在却要重来这一套了。

并且将来还要发展。盛世必用文治,“古有明训”;一经批评,便成妙文,倒也“昔有先例”的。

《韩非子·外储说》:郢人有遗燕相国书者,夜书,火不明,因谓持烛者日:‘举烛’!而误书举烛。举烛非书意也。燕相受书而说之,日:‘举烛者,尚明也。尚明也者,举贤而任之。’燕相白王,王大说。”

这果然能使文化发展,而至于喜气洋溢。心有所蔽,物必随之。这种过敏的批评家,往往应运而生,时至今日,大概又当下凡了。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十一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