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刑及其他

明人柯维骐撰《宋史新编》,因为要专注思虑,便发愤自宫。但也有人说他是想摹拟司马迁,所以不但在文章上求其相象,便是境遇,也得“如法炮制”。

柯维骐象不象司马迁,我不大清楚。但一个作家对于他的境遇,倒是不容忽视的,《史记》也确有受宫刑影响的地方。不过这并不是说没有生殖器便写得出好文章,而问题倒在于平日自视清高,一旦横遭宫刑,满腹牢骚便按捺不住,发为文章,难免有些激昂。但如果自己去宫了一下,胡子也许真的会脱落,声音也许真的会变尖,倘说是这样便写得出《史记》来,倒是未必见得的。

不但自宫是如此,便是被宫,也还是不会见效的。历代都有太监,却不曾都有《史记》。即使有《史记》,也不是出诸太监之手,便是一个老大的证据。

受宫刑可以做好文章,在中国试验已经失败。这回是希特勒忽发雅兴,要用宫刑来治国了。据说凡患疯癫、梅毒、神经衰弱,以及犯罪行为的,都得消灭其生殖机能,换一句话说,便是施行宫刑。这种法律从今年起已经实行,本月六日柏林电:

“消灭生殖机能新律,已自本年一月一日起发生效力,当局现正积极厉行。今日普鲁士西里西亚之哥尔里资法庭,将被控犯鸡奸幼童罪之五十五岁工人一名,判处徒刑一年,并施宫刑。”

这种盛事也真值得讴歌,只要轻轻一刀,便已万事俱全,不但终此生不会再犯此罪,便连子子孙孙,也都给安排定当了。人民的鳏寡旷怨,穷困颠沛,一切后天的引诱胁逼,这与希特勒的“德政”丝毫无关。梅毒、疯癫、神经衰弱,以至犯罪行为,都是先天的遗传,而应该归罪于爹妈。所以罪人一宫,天下太平,伟矣哉,希特勒也。

中国去年好象在提倡解决监犯的性欲问题,这在希特勒一辈人看来,多少终是危险的事,说不定就此会生下一批强盗窃贼来,可是中国的老爷们却似乎并不担忧。

这理由很简单。好文章使人头痛,只要写不出好文章,也便不必宫刑;至于生出一批强盗窃贼来,那到底是后一代的事。中国的老爷们往往是更为现实的。

一九三四年一月九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