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直译的先生们提倡曲译,一曲就曲到不知所云,我们已经领教过了。今年即使不是翻译,也依旧有人要曲他几下,好象准备一直曲下去似的。

如果说这也是由于“性病的敏感”,那就大概是遗传下来的。记得几年前,因为一部《红楼梦》,学者们颇曾忙过一番。有的去索隐,说贾宝玉是影射顺治帝;有的去发微,说大观园就是如今的某地某处。虽也有些象,然而最明白而又最象的,却是证明了他们自己的曲解。

大概是今年年初吧,以“舆论新权威”自居的某刊物,出了一本“新年特辑”,这在一般新年刊物中,自然又是“权威”。而且还有“权威作家”在里面做发微和索隐的工作。但这回却是连理由也用不着,不知怎的一来,便硬派别人的文章是在劝告某先生:而且还代为检定态度,说是“很客气”,倒象毫无私见的通评,其实这是信任不得的。为甚么呢?这个隐微不待揭发就已经昭然了,本来没有“不舒服”,更不会“不好意思”,但偏要强制执行,必先强制而后可以曲解。至于说“很客气”,那不过是保持公正的老调儿,也就是玩把戏朋友的遮眼法,用来掩住曲解的幕布。

说是幕布,也并非没有根据的。不知是哪个时候,哪位先生,在女人身上发现了曲线,据说很美丽。商人们知道有利可图,于是就罗致年青穷苦的女子,赤裸裸地登台表现:这时候就用得着幕布,一开一掩,好象更神秘。这和用“很客气”来掩住曲解,其实是一样使人眼花撩乱的手法。但这个比喻好象猥渎了“权威”作家,说不定又有仗义的英雄,要统率古今文人,“一致起来反对”。

反对诚然是反对,而曲解却到底还是曲解。

看这趋势大概是要曲下去的。连老成青年也来凑热闹,写答辩,避去正文,说些闲话,发发少爷脾气,顺便曲他几下,这就完成了曲辩。

世固以曲为贵,吾其如之何哉!

一九三四年五月一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