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闷

这几天,上海是非常热闹的。基督教在祷告上帝,佛教会在讽诵经卷,道教自然也得凑热闹,于是请江西龙虎山第六十三代祖师张瑞龄,登坛作法,消灾祈雨。

活佛才去,天师又来,中国倘再有所谓灾难,那真只有天晓得了。

但灾难确是有的,关于政治经济的且不说吧,连“民食所维,,的农民也都在倒霉了。丰收可以成灾,这还是去年的经验。从前,当稻子将熟的时候,只要到镇上茶坊里一打听,附近州县有没有闹灾荒,那么对于谷价的贵贱,无论九斤公公或者七斤嫂嫂,是都能预料的。近几年可就不行了。西北闹旱灾,长江发大水,谷价该是要贵了吧,然而适得其反。连熟悉全国行情的米商们的预测,也都落了空。原因是:南方有暹罗,西方有印度,太平洋有横渡的轮船,这些地方都产米,而且可以很自由的运到中国来。

于是乎洋米充斥,农村破产,这也成了灾。活佛和天师固然无“法”禳解,善男信女实在也一时想不到。

然而对于农民的恩赐,毕竟不算少。南京不是有过财政会议吗?那目的是要废除苛杂,不增田赋,时隔不久,我们记得的。情形究竟怎样呢?就我的家乡讲,征收分上下两期,每亩正税计国币四分,上期附税如建设特捐、建设附捐,特捐带征、自治附捐、教育附捐、治虫经费、征收费,总共每元带征一元四角七分九厘。下期附税如建设特捐、特捐带征、建设附捐、附捐带征、治虫经费,党费附捐、习艺所经费、征收费,总共每元带征九角五分六厘。那就是说,每年付正税一元的,还得付附税二元四角三分五厘。然而和去年一比,这是已经减低了几分的,可见也到底受了财政会议的影响了。例外的是:今年又有所谓测绘费,每亩二角五分。田地尚未测量,经费业已预征,才减去几分,又加上数角。皮肉已尽,农民的骨脊,大概是要折下来当柴卖了。

这自然又成了灾。活佛淡然,天师默尔,大家也无话可说。

不过上海到底是热闹的。绅士们多流了几滴汗,于是乎就亢旱成灾。活佛、神父、天师,登坛上座,虔诚祈祷,甘霖果真沛然落下来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的功劳。

雨后新凉,绅士们互相点点头说:“真凉爽!这几天一点儿也不沉闷了。”

然而沉闷是依旧存在的,正和灾难一样,它蕴藏在另一个人群里。

一九三四年七月二十二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