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乡村教育

去年我在《申报·自由谈》上写过一篇《著作生活与奴隶》,是想谈谈文人的清苦的,但也带着了另一些事。因此惹动一位英雄,说我是侮辱中国文学,侮辱中国作家,要统率“古今文人”,“一致起来反对”。

古人远了,今人也未必大家都“热昏”,所以我虽然恭候查办,但被作为应募而出来反对的,却连一个也不见。

好寂寞呀!

这回重又提起这篇文章的,是写信给《人言》的弥妬先生。但似乎又在嫌不够,要我再谈谈冷板凳生活。这动机是由于在《乡村掇拾》里,我曾提起过乡村教育,因此使这位先生想到了上海、北平,想到了全盘的教育。我说半个,他谈整个,这是各人的自由,我可毫没法子想。但我所说的,却实在是半个。

而现在所要谈的,也还是这半个——乡村教育。

在一篇关于教育的文章里,只谈乡村,不谈都市,也许很不高明,但决不会因此生病,成为Nostalgia吧。我偏重乡村,并不是情感上的“另眼看待”,不过觉得这几年来,都市里有些先生,高喊“回农村去”,其实是假的,他们连稻子怎样开花,小麦怎样结穗,都不曾见过;所以要对于农村有所助益,除了社会和物质的关系外,我以为,还应该给农民们灌注一些知识,增加他们自己的力量。

在这点上,我看重乡村教育。

弥妬先生以为即使乡村教育弄好了,能够在良好的教师指导下读几年书,但等到一进都市里的中学大学,仍旧不免要中毒。他把大学和中学作为每一个学生的前景,以为重心是在都市,不在乡村。这其实是错误的。拿锄头柄人家的儿子,能够到都市里入大学中学的,究竟有几个呢?农家子弟一生所受的学校教育,事实上,只有乡村里的小学校。而这些农家子弟,偏偏又占着老百姓中的大多数。

在这点上,我又看重乡村教育。

所以,乡村教育的有毒与无毒,影响着整个农村,影响着大多数老百姓的一生,是值得重视的。使私塾里腐化了的头脑,还能够在学校里摇幌,无异于把农民的汗血,去营养专门放毒的毒物,那真是残忍的浪费呵!

末了,对于所谓“严厉管束”,我也有一点异议,我是一向反对毒物们的打手心,立壁角,跪纸糊灯笼的。我们固然不希望有放荡的子弟,但也不必有唯唯诺诺的顺民。

小学教员待遇的苛刻,是乡村教育办不好的一个原因,这是对的,不过也只是“一个”原因而已。

一九三四年九月二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