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人身攻击

前几天,看到林希隽先生的《又是杂文》,也是“并答”我的,我实在不敢相信林先生前后五六篇非难杂文的大作,都是“无意之间”流出来的。如果其中的确参杂了一点“有意”,则无论其为“管见”或是“高论”,大家都有加以批评的权利。

我不曾引证林先生大作的全文,那是事实。但实际上我也无法把全篇都抄了下来,如果我真是在攻击林先生,那么,我是在攻击他的意见,并不是人身。我是在攻击他对于杂文的整个意见,也并不是一篇两篇文章。

倘说目前没有优秀的杂文,那应该是作家的才力问题,并不是杂文的体裁问题。然而林先生一向就骂杂文的短小,说它“鸡零狗碎”,说它代替了“严肃的工作”。但他又“决不是一个形式主义的机械论者”,这实在有点费解。

好象也是林先生吧,他曾经以为去年是杂文盛行的一年,而这杂文的盛行,据说妨碍了伟大的作品的产生,所以到现在他还坚持着:“杂文越是伸张,杂文家越是辈出,伟大的作品就越是不容易出现。”林先生所说的伟大的作品,是只限于他所钦许的小说、诗歌、戏剧的。去年既然没有伟大的小说、诗歌、戏剧出现,那么,这重大的责任,似乎也只好落在盛行的杂文的肩上了。林先生不是也承认杂文的“蓬勃”,而且还以为它是“小成”吗?

然而,现在他又不相信了,这实在有点奇怪。

杂文家并不希望用一篇短短的文章去表现整个社会,他们只希望能够忠实地表现它的一枝一节,因为把一枝一节连起来,也就接近整个社会了。林先生既然以为“用希望伟大的作品的产生来希望这些写杂文的杂文家,是绝对不可能的”,则可见“无穷无尽的呈献在作者的周遭等待我们去采取”的,可以做小说、诗歌、戏剧的丰富的题材,也只好让菲薄杂文的伟大的作家去采取了。然而他又责问杂文家:“何以结果仅只拿出一点点的几乎不算是文艺创作的杂文来呢?”

林先生以为杂文家绝对写不出伟大的作品来,但又要他们写出来。杂文家没有把丰富的题材来写小说、诗歌、戏剧,因此挨骂;鄙薄杂文的林先生也没有写,但他却因此骂人。难道这又是在干什么“严肃的工作”吗?不,他其实是在捣鬼。

于是,我们要用“照妖镜”了。

林先生再三再四地用杂文来表示他瞧不起杂文,已经成了周知的事实。这回他说:“伟大的作品是发育在瞧不起杂文的存在的另一种作者的头脑中的。”不错,林先生最瞧不起杂文,所以:“伟大的作品是发育在瞧不起杂文的存在的林希隽的头脑中的。”

那么,为什么不明说了呢?

一九三五年三月八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