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批评

武者小路实笃曾经做过一篇叫做《凡有艺术品》的短文,力劝作家们要坚定地走自己的路,走到有确信的处所去,一切折磨都可以不管。话头也带着了批评,他说:

“批评家的一厢情愿的要求,置之不理就是。他们本不是真心希望着作者好起来,他们也是人,不会根本地懂得别人的作品的。……”

这种意见,在现在中国文艺界,是非常时髦的,而且也的确有一点势力。自从去年以来,无论是作家或者不是作家,一齐在非难批评,而其唯一的抵制方法,据说也正是“置之不理”。

对于所批评的是“置之不理”了,而对于那批评者,却照例终有几句话说。或者说:“这是某系某派呀!”或者说:“这是挟着私仇呀!”而比较彻底的,则是:“喂!你指着你自己的鼻子了!”

批评家要批评别人,不料却指着了镜子里的自己的鼻子,这虽然象是笑话,但看客们的理智是不会埋没在笑声里的,他们仍然知道,谁的鼻子是真黑。

有着坚定的路可走的人,不妨去走那坚定的路。现在虽然没有怎样完善的批评,但也没有绝对荒谬的批评家,批评家不过以旁观立场,指出那条路上的荆棘,歧岔,还不至于叫你向后转。

但现在据说连真理也在疼哭了,因为批评家骂倒了一切。

事实上,骂也还有区别的。开口就是“妈的”的漫骂固然要不得;如果能够捉住破绽而细数之的疼骂,却应当可以接受。

就因为批评家“也是人”,我们相信,他们是能够“懂得别人的作品的”。

一九三五年三月十四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