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讨”

因为有人谈起中华是开化最早的国家,我因此想到了另一些事:

民国十七年,上海民智书局出版了一部《革命文库》,那文库的第二种,是一本武昌起义时候军政府和各省声讨满清政府檄文的汇集,全书共有同类文章十三篇,引伸大义,慷慨激昂,在文字宣传上,对于革命,这十三篇东西,非常有力。

尤其有力的是这本书的书名。军政府的《讨满洲檄》里,有:“我政府肃将天讨,为民理冤,以为有人心者,宜于此变……”一段,编者大概很欣赏“肃将天讨”这句话,所以特地挑了“天讨”两字,作为书名,这样一来,似乎更加增大了革命的声势:“名正言顺”。

然而这是后话。

在当时,革命是的确并不“名正言顺”的,通儒硕学还摇过头,因为“天讨”两字是出在《尚书》里的,《尚书》而被造反派引用,这是附逆。

附逆的其实并不止《尚书》,看看这十三篇檄文,经书诸子里的货色,着实搬出了不少,而凡所搬出来的,又大抵可以做革命的借口,一点也无益于当时的皇室,这不但使康熙、雍正、乾隆等的防卫政策失了效,而且还说明了二十年后的什么“存文会”之类,完全是枉费心机。

为什么呢?就因为新陈代谢也正是一种自然的“天讨”。

革命之所以能够“名正言顺”,是因为它合于社会需要。历史是演进的,所以清鼎终于被革,保皇党结果也只有失败。以江亢虎投机手段的巧妙,诚不愧为齐天大圣,然而宣统却到底只能到关外去复辟。

更何况《尚书》也要附逆,旧家伙未必有利于古董商呢?

不过“清水便缸”一经搅混,沉滓也还有重浮起来的时候,这回依然缺少不了齐天大圣。于是存文呀!拉丁化卖国呀!白话文要不得呀!也真象是名正言顺的“天讨”。

但历史是前进的,它决不重演。

如果的确有“文”可“存”,我倒主张应该造一个古物陈列馆,保存着小脚,辫子,太监,姨太太,甚而至于连“存文会”诸公也陈列在里面,好让子子孙孙知道,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东西。

我们的文化无所不包,是开化最早的国家。

一九三五年五月五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