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与骂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自由谈》上看到一幅陈静生先生的漫画,画题是《批评家的镜子》,画着一个黑鼻子的人,指着镜子里面自己的影子说:“哈哈!你的鼻子是黑的!”不消说,这里所讽刺的,是批评家。

当时我很不以为然,就提笔写了一篇叫做《接受批评》的文章,也是发表在《自由谈》上。我的意见是:我们所关心的,并不在那所指出的鼻子的归属,而在那鼻子到底黑不黑;倘使是黑的,则无论其为别人或是自己的影子,对于观众,那批评,一样是很有益处的。

此外所谈及的,是关于接受批评和骂的问题。

去年以来,听论客们纷纷谈论,好象很不满于使骂和批评同居,为的是怕他们生不下健全的儿子来,但事实恰说明了这是空着急。看两年来的情形,批评的症结,并不全在于骂的成分太多,倒是在于那被批评者把所有指摘错误、挑剔破绽的文章,一齐都混称之日骂,甚而至于还加上一个谩字,以摇动那批评的存在。

然而那指摘错误、挑剔破绽的批评,是仍旧会存在的。

讲到批评,总不离于说好说坏,说好的且不提吧,说坏的呢,就常常会使我们那些高明的作家感到不满,有圈子啦,骂倒一切啦,指着自己的鼻子啦,总之,都是那批评者的不是,因为他骂了人。’ 关于这一层,我曾经说过,倘使指摘错误,挑剔破绽,都脱不了骂人的嫌疑,那么,骂也该有分别的,一种是开口就是“妈的”的谩骂,一种是捉住破绽而细数之的痛骂。前者我以为是要不得的,而后者恰又省不得,因为重要的是能够捉住破绽,然后再细数之。必须剥去一层二层的竹笋的外壳,才能看得见那可吃的笋心。这工作虽很艰苦,然而却是有益的。健全的批评都离不了它,都得和它同居。

痛骂是并不希望骂倒一切的,指摘错误,挑剔破绽的目的,是要显出此外的好处来。

然而有人想起屠格涅夫的《呆子》来了,以为中国的批评家,也一样的可笑。其实那呆子所用的工具,是谩骂;他本来什么都不懂得,然而恰要装得什么都懂得;他是“毫不顾事实的骂倒一切”;“明明是好的,他也是一定说得很坏”,总之,他是在瞎缠,是一个著名的打诨家。

而痛骂是无须打诨的。

说几句好话,捧一回场子,嘻嘻哈哈,妙极妙极,和气倒也和气,但中国的批评界,是决不会因此就伟大起来的。

一九三五年六月廿五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