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学术成就简论

一 新园花月一时新

俞平伯从事文学活动的时间长达七十年,有多方面的建树和贡献。不幸的是1954年那场将学术与政治严重混淆的既粗暴又简单化的大批判,使得全国上下大多数人长时间地把他仅仅看成一个“红学家”;而且是一个谬误百出的、“唯心论的”、“资产阶级红学家”。事实上,俞平伯自己从来没有以“红学”自居,更没有以“红学”自囿。“红学”仅仅是他学术成就的一个方面(尽管是一个显著的方面)。俞平伯是一位博学而多能的现代文学大师。他的文学成就,跨有创作与研究两大领域;而在创作与研究中,他又是各有多方面建树的.限于本文主旨,我们这里不讨论他作为现代白话诗人、散文家和当行本色的旧体诗词作家的成就和地位。即单以古典文学研究而言,因为他兴趣广泛,涉猎范围宽,研究成果也纵贯二千余年,兼及诗词曲文及小说等几乎所有部门。要对他这些面广量多、时间跨度又大的成果做出综合性评价,殊非易事。建国以来学术界对于他的某些观点和著作的争论,又在客观上增加了问题的难度。比如在《红楼梦》研究方面,人们虽然已经否定了“文革”前那种以政治干预学术、长期给予俞平伯不公正待遇的“左”的做法,但对于他在这个领域的独特历史贡献仍较少进行科学意义上的评判和认定。有的论者甚而只是含糊其辞地承认关于俞平伯的学术观点“可以自由讨论”,而回避了在功过是非上做出明确判断。个别人还有超越历史条件苛责俞氏的议论。

不过,尽管有如上所述的种种难处,我还是认为,俞平伯在学术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是完全可以盖棺论定的。正确看待其学术成就的关键是:将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找出他在古典文学研究中提供了哪些前人所没有的新东西。出于这种考虑,本文不拟做面面俱到的评价,而是以纵向考察和历时性观照为主,将俞平伯摆到我国学术发展史上去进行比较分析,重点探讨他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弄潮儿、作为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那批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之一,在我国古典文学研究的现代化进程中做了些什么,取得了哪些开风气、打基础和示来者的业绩。俞平伯晚年总是对自己的学术生涯持一种既超脱又客观的反省态度。1986年发表的《旧时月色》一文之末慨叹曰:“往事如尘,回头一看,真有点像‘旧时月色’了。”这是他用当今的新人新事来作对比,认为自己旧日的作品已显得过时,特借姜白石词句作形象的比喻。如果我们换一个审视角度,把俞平伯的学术业绩与“五四”之前的学术界对比,与他的同辈人对比,那么所得的印象就绝不是“旧时月色”,而是可以借用他自己的《题〈石头记〉人物图》一诗中“新园花月一时新”的句子来概括了。本文的主旨就是想说明,在“五四”潮流冲积出来的学术文化“新园”里,接受了新学洗礼的俞平伯是如何奉献出新成果的。

二 《红楼梦辨》之诞生

俞干伯最负盛名的研究成果,是五四精神孕育出来的。

我国的古典文学研究有悠久的历史。从广义来说,自东周时期的删订编集《诗三百》和孔夫子品评《诗》开始,到晚近王国维、梁启超等人的小说、戏曲和诗词评论止,在两千多年中数不清的文人学士对于历代文学作品所做过的搜集、整理、编纂、评点等等工作,都属于文学研究的大范围。我们决无意于看轻和贬低这些前人的累累成果。事实上,直至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仍在充分吸收和合理利用前人这些成果。但是无论如何,突破传统“国学”的种种局限,运用近代文艺学的先进观点和方法,将古典文学研究从学科界限混沌不清的旧学中划分出来,使之成为一门科学意义上的专门学问,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起来以后的事情。没有这场以科学、民主为旗帜的伟大的思想解放和文化革新运动,就没有文学领域的观念和方法的革新,从而也就不可能产生现代意义上的古典文学研究体系。正是在这场狂飚突进的运动兴起之际,年方弱冠的俞平伯始而参加北京大学学生会新闻组,在反帝反封建的伟大斗争中从事宣传工作;继而又一手进行白话诗、文的创作,一手搞起了古典文学研究,成为在这个古老的领域中开创新局面、建立新体系的先驱者之一。

俞平伯在古典文学研究现代化进程中的开拓之功,首先表现在古典小说研究方面。在古典文学中,他首先把注意力集中到小说上。他着手开展对于中国古典小说最优秀的代表作《红楼梦》的研究,是在“五四”运动落潮不久的1921年。这种在时代新风推动下进行的把研究小说当成学术、当成正经学问的开创性工作,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它是促使古典文学研究现代化、科学化的必要步骤。

在我国“五四”以前的漫长时代里,小说向来被视为不登大雅之堂的“引车卖浆者流”的下贱玩意儿。在所谓“正宗”文学的殿堂里,从来没有小说的席位;研究小说,更算不得学问。在封建统治阶级和社会习惯势力双重的轻视和压抑下,小说创作之花尽管也曾艰难地在中华大地上开放,并出现过一些可以立于世界文学之林的优秀作品,但小说研究却长期无人间津一一因为人们认为它不值得作为研究对象。明、清两代之交,以序跋、评点为主要形式的小说批评开始兴起,但是这种新兴的小说评点派的主要人物如李贽、金圣叹诸人,多被统治者和正统势力目为异端,必待灭其业、杀其人而后止。晚清梁启超等人重视小说,时有专论,但他们并不立足于学术研究,而是用小说为其改良政治服务。王国维于1904年发表了著名的《红楼梦评论》。此文与旧式的评点派不同,比较认真地探讨小说《红楼梦》的“精神”和“美学上之价值”。然而通观全文,与其说他在做系统的小说研究,不如说他是借小说来发挥其从叔本华等人那里承接过来的哲学与美学。只是到了新文化运动的闯将们登上历史舞台之后,情况才有了根本的改观。开一代风气之先的胡适,自1918年起陆续发表一批文章,大力提倡白话国语和白话文学。为使古为今用,胡适充分肯定了古代白话小说的典范作品《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在长期流传中所起的帮助白话规范化、奠定白话国语的语法基础的伟大作用。曾经流行了几百年、为广大的普通民众所喜爱的古典白话小说《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等等,经胡适的大力提倡,被重新标点出版,更广泛地流行,一时成了国语教育的“辅导教材”。自此,古典小说(尤其是白话小说)在国民心目中的地位大大提高,整理、研究和评论鉴赏的任务提到了新一代学术文化工作者的议事日程上.1921年,胡适发表了《红楼梦考证》一文,首开把一向只运用于传统经学和史学等正统学术领域的考证方法运用于小说研究的先例。这就意味着:小说考证与研究被当作一项学术研究工作,当作“整理国故”的一项重要内容;小说研究实际上被提高到了与传统的经学、史学平起平坐的地位。

胡适对古典小说研究的建树主要是表现在开风气之先这一点上。由他登高而呼的这项开创性工作,必须由大有力者来承流接响,做出有更大典范意义的实绩,才能成为有根基、有规模和有明确指向的事业。事实上,胡适将考证运用于小说,虽然是在文学观念革新的基础上所做的方法上的革新,但他的《红楼梦考证》着重解决的是一部古典小说的作者和年代等问题。这一做法当然为小说(大而言之,文学,研究所必须,但基本上仍属于历史考证的范畴,更多地具有历史学的意义。小说研究作为现代意义上的文学研究的一个新开辟的重要部门,它的题内应有之义须是将小说作为文学来对待、来研究,它在运用考证方法时,应该是把重点放在作品的本文上。要紧扣作品本身来进行将考证与批评鉴赏结合起来的文学性考证。在这个建设新学科的急迫问题上,客观形势在呼唤着新的人和新的成果迅速出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俞平伯,这位与胡适谊兼师友的“五四”先进人物,这位既有深厚的旧学根底、又有敏锐准确的文学感受和鉴赏力的年轻学者,紧接胡适之后于1923年出版了他那本在古典小说学术研究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专著《红楼梦辨》。

关于《红楼梦辨》一书在新红学和整个红学史上的地位、作用和学术上的是非得失,人们已经做了许多评论和争辩。这里不打算多说.我们很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这部以我国最优秀的古典小说为研究对象的专书,在现代的古典小说研究和古典文学研究史上具有什么样的学术意义?在哪些方面有示范和推动作用?在这个问题上,顾颉刚为《红楼梦辨》所作的序言中有一段很好的评论,他说:

《红楼梦》是极普及的小说,但大家以为看小说是消闲的,所谓学问,必然另有一种严肃的态度,和小说是无关的。这样看小说,很容易养成一种玩世的态度。他们不知道学问原没有限界,只要会做,无所往而不是学问;况且一个人若是肯定人生的,必然随处把学问的态度应用到行事上,所以这一点态度是不可少的。这部书出版之后,希望大家为了好读《红楼梦》而连带读它;为了连带读它而能感受到一点学问气息,知道小说中作者的品性,文字的异同,版本的先后,都是可以仔细研究的东西,无形之中,养成了他们的历史观念和科学方法.他们若是因为对于《红楼梦》有了正当的了解,引申出来,对于别种小说以至别种书,以至别种事物,都有了这种态度了,于是一切“知其当然”的智识都要使它变成“知其所以然”的智识了,他们再不肯留下模糊的影像,做出盲从的行为:这是何等可喜的事!

从这段评论文字可以看出,在俞平伯的同辈学人的心目中,《红楼梦辨》并不是一般的解决“个案”问题的平庸之书,而是为新时代如何做学问昭示广阔道路的典范作品,它具有开辟文学研究的新天地的普遍性品格。顾颉刚这段话告诉人们,《红楼梦辨》有如下几点启发意义:

(一)小说是正经的文学;

(二)学问无处不在,研究小说也是一门严肃正经的学问;

(三)研究小说的专著不但可以引导人们正确鉴赏文学,而且可以让人们感受到“学问的气息”,从而把自己的有关知识上升到理性的层次,完成文学鉴赏中从“知其当然”到“知其所以然”的飞跃;

(四)小说研究的主要项目是探讨作品所体现的作者品性以及考证文字的异同、版本的先后等等;

(五)小说研究成果应当而且能够教人学会运用历史观念和科学方法,因此不言而喻,小说研究自身必须是一种用历史观念和科学方法来作指导的专门学术工作。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