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和新红学

俞平伯是一位学者兼诗人、散文家。他在文学创作和文学研究上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因为50年代的一场批判运动而使他竟以红学家闻名于世。俞平伯自19214月受胡适《红楼梦考证》的影响与顾颉刚讨论《红楼梦》起,便与《红楼梦》结下不解之缘。1923年出版他的第一部、也是奠定他红学学术地位的专著《红楼梦辨》,1952年又将它修订改题《红楼梦研究》出版。1954年出版《脂砚斋红楼梦辑评》,1958年出版《红楼梦八十回校本》,19541月至4月发表读《红楼梦》随笔三十八篇,后结集为《读(红楼梦>随笔》,直到晚年,他还不时发表有关红学的文字。他对于《红楼梦》,一生都保持着当年与顾颉刚讨论时的热情和诚实。

关于俞平伯红学之功过,半个世纪以来已有无数的评说,这些言论和著述累积起来大约也汗牛充栋了吧。照理说,已没有什么新话可说。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作为一个学案,他的学术真相需要经过历史的反复的考量才能显露出来。现在我们已经站在新世纪的门槛上,回望离我们而去的百年红学,从学术史的角度来审视俞平伯的红学,也许有助于探寻它的真相吧。

俞平伯研究《红楼梦》,照他自己的说法,是要还《红楼梦》的本来面目。用文怀沙的话来说,则是“辨伪”和“存真”。

《红楼梦》的面目确实是模糊不清的,有些地方还被歪曲得不成样子。它开始传世时,只是一些残缺的尚未定稿的抄本,现在能够见到的只有八十回,据说八十回以后还有草稿,可惜都佚失了。1791年程伟元、高鹗用活字排印了一百二十回《红楼梦》,他们说后四十回是偶然发现的,使残璧复合为全璧,他们只是做了文学修订的工作。从此以后,人们一般都相信一百二十回是《红楼梦》的本相,就是象王国维这样的学者也没有怀疑它的真实性。文本如此,对文本的评论更是众说纷纭,评点派、杂评派、索隐派,各执己见,使得《红楼梦》的面目更加扑朔迷离。

评点和杂评在本质上都是随想式的主观批评,其中片断评论不乏独到见解,尤其是脂砚斋等人的某些批语披露了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情况,是了解曹雪芹生平家世以及创作的重要资料,但总体来说,评点和杂评不足以全面准确把握《红楼梦》的精神,算不上是科学意义的批评。索隐派批评自有渊源,它勃兴于民国初年,一时成为《红楼梦》评论的主流。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