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姓氏籍貫种族的問題

关于李白的姓氏籍貫疑点很多,这是写李白傳記首先碰到的問題。正因为这样,又引起大家对他的种族有所猜想。

近人胡怀琛先生对他的籍貫的叙述是很概括的,节引如下。他列举八說:

(--)綿州——魏顥“李翰林集序”

(二)广汉——刻全白“唐故翰林学士李君墓碣”

(三)巴西——“新唐書:文艺傳”

(四)山东——“旧唐書:文苑傳”

(五)隴西成紀——李陽冰“草堂集序”,范傳正“李公新墓碑”

(六)其先世謫居条支——李阳冰“草堂集序”

(七)其先世一房被窜于碎叶——范傳正“李公新墓碑”

(八)其先世以罪徙西域——“新唐書;文艺傳”

(一) (二) (三)只是一个地方称謂的不同,李白幼年居住之地。 (四)他壯年流寓之地。 (五)是远祖籍貫。(六) (七)先世流寓的地方,都是外国。 (八)即(六) (七)的总称。

这是十分分歧的。新旧二書說法不同。新書所本为魏顥李集序和刘全白墓碣,旧書所本为杜甫“簡薛华醉歌”和元稹“杜君墓志”,似乎都有根据。太白虽不必生于蜀,却幼年居蜀,說他为蜀人,比較近情,若如旧史逕称为“山东人”,“山东”非唐代政治区域的名称。又非郡望,誠如陈寅恪所謂“进退兩無所据”。但它依据杜甫、元稹的話。假如錯了,亦承元稹而来,元稹巳称他为“山东人”了,旧史不过直抄而已。某人壯年住过那里,就叫他为那里人,似乎很奇怪,不过元杜二人都这样說。杜甫說“山东李白”。元微之加了个“人”字,較杜更似不妥,但基本上还差不多。杜甫講李白,当然不見得靠不住,因此这问題就显得很难搞了。

杜甫說的还不算第一手材料。那么,我們只得去請教李白自己。但在这里,請教李白也毫無用处,因为李白自己也說不清楚,这就更觉奇怪了。他“与韓荆州書”說:“白隴西布衣,流落楚汉”。“上安州裴長是史書”說:“白本家金陵,世为右姓,遭沮渠豪邁难,奔流咸秦,因官寓家,少長江汉。”(俱見王琦本李集卷二十六)既自語矛盾,又跟上引一切記載都不同,毫不提西蜀。那时李白方在盛年,当然無所謂山东,却又添出了金陵、咸秦、江汉等等地名来了。到巔是怎么一回事呢?从这些說法的混杂里暗示出这些籍貫大約沒有一个靠得住的,無論他自己說,他朋友說,較后的碑序說,史傳上說。这其中决不能沒有一个原因。

我們試找另一角度看他的姓氏。一会兒隴西,一会兒赵郡,郡望姑且不談,总之姓李。但連这个李姓也是不可信的。李阳冰序、范傳正碑,大致还相同。照他們的說法:本来姓李,后逃窜西域就改了姓,再后归中国又复了姓,这原本很說得通。但李序范碑表面上虽这样說,事实上却并不当真这样說——換句話說,他們暗暗地把自已的話給取消了。試引这兩文:

李白,字太白,隴西成紀人,凉武昭王暠九世孙。蟬联珪組,世为显著。中叶非罪, 謫居条支,易姓与名。然自穷蝉至舜,累世不大曜,亦可奴焉。神龙之始,逸归于蜀,复指李树而生伯場。惊姜之夕,長庚入夢,故生而名白,以太白字之。(李陽冰“草堂集”)

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隴西成紀人。絕嗣之家,难求譜牒。公之孙女搜于箱箧中,得公之亡子伯禽手疏十数行,紙坏字缺,不能詳备。約而計之,凉武昭王九代孙也。隋末多难,一房被窜于碎叶,流离散落,隐易姓名,故自国朝已来,漏于屬籍。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父客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名,高臥云林,不求祿仕。公之生也,先府君指天枝以复姓,先夫人夢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 (范傳正“唐左拾遺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

李序說李暠之后“易姓与名”,可見他家本来姓李;但他又說“复指李树而生伯陽”乃指李树而得姓,何复之有?既非复姓,那他家本不姓李可知.这是前后自相矛盾的。

范碑也同样。土說“隐易姓名”,下文說“复姓”,这对了。他却也帶了一只鉤子,而这鉤子正是李序上面的頑意見。他說“指天枝以复姓”,豈非还是那“复指李树而生伯陽”么?本来姓什么,后来复姓,用不着指什么。若指什么为姓,那就不是恢复原姓。这在一语中自相矛盾了。 (这語的詳解,見下)

这个故事出葛洪“神仙傳”。“老子生而能言,指李树曰,以此为我姓。”李集范碑用这个典故,强調地暗示李白本不姓李是非常明显的了,至于是否凉武昭王李暠之后,是否九代,是否珪組蟬联,是否有罪譎居,我以为都不大成为問題,反正他不姓李也就完了。又如李白自己一会兒論隴西布衣,一会儿又去認赵郡李氏陽冰做本家,似乎可笑,若他本不姓李,那反而不成什么問題了。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