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毛主席诗词三首管见

毛主席的诗词,他生前已发表者共三十九首,其中三十七首已于1963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印成专集;另有两首在1976年初发表于《人民日报》等报刊。在毛主席的韵文作品中,词多于诗,如上面所举,共二十七首。诗则七律十首,七绝二首,词之中,小令二十首,长调七首。连同这次发表的总数增至四十二首,即诗十三首,词二十九首。这次为纪念毛主席逝世二周年而发表的《贺新郎》二首之一,作于1923年,是所有已发表的毛主席作品中最早的一首。当时作者只有二十九岁,正是“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的青年书生。《贺新郎》这个词调在毛主席的诗词集中也是第一次出现的。它也作《贺新凉》,又名《金缕曲》、《乳燕飞》。在长调之中,由于它句法的平仄配置得当,用韵也较宽,适宜于表达慷慨奔放而又缠绵回复的情调,而且有一定的长度,可以容纳较多的意思,所以在宋以来“豪放”一派的作品中,常爱填此调以抒发感慨。例如在辛稼轩的集子中就有二十二首之多,刘克庄的《后村别调》中有九首,刘过的《龙洲词》中有七首。但此调除了抒发家国、身世之感以外,也适宜于写低徊悱侧的离情别恨而不至流于伤感,或者在缠绵惜别之中,仍不失其清刚慷慨之气。前人作品中能达到这种境界的,可以辛弃疾的《别茂嘉十二弟》“绿树听鹈鴂”一首为代表。这次发表的毛主席第一首《贺新郎》,就能最好说明这种情形,而且思想感情比辛词更为集中。

这是一首毛主席和杨开慧烈士话别之词。以前发表过的毛主席作品,都是表达作者在旧时代对于当时国事的感慨,有关革命的经历与宏图,乃至将来的希望和规划,或者抒发他少年时的抱负与雄心,歌颂祖国河山的伟大与壮丽,关切人民的幸福和前途。总之,我们以前所读到的主席诗词,可以说都是“天下之公言”;即使有时流露个人的感慨,也是怀念革命的先烈或关切国家的前途。但我们知道,毛主席平时待人接物,素来有深厚的感情,不可能在他的诗词中没有表达这种感情的作品。过去之所以没有发表出来,显然是有其原因的。

在这首送别之词中,说明为了革命事业,不得不和亲人分别。当时国内还处于北洋军阀混战的时期,形势很模糊。在这种不明朗的处境中,更迫切需要有志同道合的战友加亲人互相了解,互相支持。所以说:“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与汝。”当然,和“知己”分别总是难过的,“相见时难别亦难”,总不免有剪不断的“愁丝恨缕”。但为了革命的需要,即使再强烈的个人感情,也不得不用像“昆仑崩裂”那样巨大的力量,像横扫世界那样的“台风”猛烈来摧毁这些愁恨,把个人的感情引导到更远大的将来.在“滔滔云雾”消散之后,在云淡风清的将来,再和亲人翱翔在澄澈的天空,以消除今日别离的痛苦。

《贺新郎》这词调是南宋词人发展起来,也是他们用得较多的一个词调。北宋人的集子中很少此调。例如柳永、欧阳修、大小二晏、秦观、黄庭坚都没有填过此调,苏东坡只做过一首——虽然他是常被后人指为与辛稼轩齐名的“豪放派”的代表。这是因为北宋词多谈情说爱,代拟闺怨或铺叙景物之作,这个调子很不适宜。南宋词人用此调来发牢骚、发议论,甚至“掉书袋”,却缺少形象思维的具体内容。辛稼轩用此调咏物,搬进许多典故去,似乎有具体的形象可指,其实他只是在“掉书袋”,借以发自己的牢骚。他的同时人如刘过、陈亮,后人如吴文英、蒋捷等也是如此。毛主席在这首习惯上用以发议论的词调中,却用形象思维的手法把当时离别的情景再现在读者的眼前:从一开始“挥手从兹去”到末了“重比翼,和云翥”,几乎每句都是用形象思维表达出来,使读者觉得词中人物就在面前,因而有特别亲切、真实之感。下阕写“东门”“霜重”,“横塘”“残月”,已经令人身临其境,下文又是突然而来,但并不意外的“汽笛一声”,在视觉的形象之外又加上听觉的形象,真使读者如见其形,如闻其声。不但诗境的情景交融,连读者也被感染得移情人画了。《贺新郎》被用以写这样形象鲜明的主题,这在前人词集中是少见的。

第二首“读史”,虽然同样是用《贺新郎》这调子,情景可完全不同了。毛主席在这首词中为了概括人类历史的过程,不得不用逻辑思维来说明问题,但诗人仍用事物的具体形象作为历史的见证和象征。用这样的笔法,从人类进化的过程中,脱离了和别的猿猴一直在树上的生活,跳到地面上来用石刀石斧作为生产和斗争的工具,一直写到铜器时代。工具和武器改进了,阶级斗争的性质却没有改变。

毛主席在词中说“人世难逢开口笑”,这是借句。古人词中常用前人现成的诗句而有时改动一二字(如周邦彦、宋祁、黄庭坚等人作品)。这种修辞上的技巧,也可以说是古为今用的一种方式。正是陆机《文赋》所谓“或袭故而弥新,或沿浊而更清”。这种技巧能够使读者觉得它既是似曾相识的旧句,又是颇有新意的创作。毛主席在这里借用的是杜牧《九日齐山登高》的名句(杜诗用“尘世”)。但前人用借句往往以所借之句与自己类似的意思相配合而成为一联。而毛主席则虽借用此句,却把意境升华到革命的主题上来:“上疆场”把弯弓尽力拉开成满月之形,准备战斗。正好杜诗下文还有“古往今来只如此”一句,毛主席也暗中用来配合下文的“不过几千寒热”。上句是明借,下句是暗用。如不熟悉古典作品,便不容易理解毛主席巧妙的修辞和深刻的用意。

人类自有这“几千寒热”的“文明”以来,就是这样从不断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尽管已经“流遍了、郊原血”,以后还是要斗争下去的。可是我们有记录的历史,无非是几行陈旧的墨迹,把简化了的、歪曲了的故事,留给后人猜测而已。从古到今,人类只是在这个地球上漫无涯际的走过场的一些旅客。[1]而过去所谓三皇五帝的丰功伟绩,也不过是骗骗这些过客而已。只有像“盗跖”、“庄蹻”那样造反的“叛逆”,像陈胜那样敢于起来推翻秦朝的农民领袖,才是历史上的“风流人物”——带来了人类文明的朝阳。

毛主席在这首词的未了说到“陈王奋起挥黄钺”之后,又接着说“歌未竟,东方白”。从字面上看,这是指他晚上写这首歌词还没有写完,天已亮了。但那时恰正好写到了“陈王”。因此这话就有了双关的意义:正是由于“陈王”的起义,“东方”的中国出现了亚洲的黎明。具体的情况是:推翻了残酷而愚昧的秦帝国以后,又紧接着四百年的两汉帝国,创造了灿烂的封建文化。

这次发表的还有毛主席吊罗荣桓同志的一首七律。罗荣桓同志从井岗山时期起就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他在军队的政治工作方面有卓越的贡献,是毛主席的得力助手。罗荣桓同志行动敏捷灵活,当时在部队中有“草上飞”的徽号。他虽然与毛主席同时长征,却时隐时现,真像神出鬼没一般,所以主席说他“每相违”。在全国解放战争中,辽沈战役是扭转敌我对比形势的决定全局的一战。当时罗荣桓同志在“四野”。,在这次战役中,关键性的一场大战是锦州之役。如果取得了锦州,便把蒋军在东北的四五十万大军全部切断了南逃之路,可以像瓮中捉鳖似的全部消灭。这样,就可以使蒋军数量上优势兵力变成劣势,而我军兵力变成了优势。而当时林彪之流的“斥鹦”、“鵾鸡”,却不以为然,反笑像罗荣桓同志那样高瞻远瞩的“大鸟”、“老鹰”。在锦州战役中,罗荣桓同志胜利地完成了毛主席交给他的任务,解决了改变敌我兵力对比这个“大问题”,对于整个东北三省的解放,建立了丰功伟绩。所以毛主席对于罗荣桓同志的去世,特别感到悲痛。由这首诗最后的一联:“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可见毛主席平日对他的倚重,也见得主席虚心征询他的战友的意见。所以他一旦去世,不仅是国家的损失,也使毛主席失去一个重要参谋和军师。

毛主席过去发表的诗词都是字句极为工整的。这首七律却是真实感情脱口而出,磅礴自然,不暇雕琢,也不须雕琢,虽是旧体诗而亲切明白如口语。毛主席给陈毅同志谈诗的信中说到新诗的前途要从民歌中汲取营养,取得借鉴,也是因为民歌最接近口语,亲切自然。这首七律正好指出了今后诗歌发展的方向。



[1]毛主席词中“无涯过客”一语,“无涯”二字见《庄子·养生主》:“我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庄子》下文又说:“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