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与其妻贾氏

不知什么缘故,中国小说里所写的大英雄,全都是妇人憎厌者。不贪女色,或不近女色,乃是英雄之所以为英雄的一个特点。一讲到恋爱,便不算英雄。如矮脚虎之娶一丈青,尉迟恭之娶黑白二夫人,写得多么可笑。若杨宗保之临阵招亲,便非被斩不可了。在后来的《彭公案》诸书中,有所谓“铁罩衫”之武功者,因其为童男,乃可以制御刀枪。童身一破,便不能复有这种功力了。这乃是中国式的英雄!武松如此,石秀如此,鲁达如此,李逵亦如此。若项羽之恋虞姬,却是不常有的事。“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这便是说,男女英雄不可得而兼之也。这种情形,正与欧洲大异。我们看欧洲中世纪的英雄,却无不以服役于妇女为无上的光荣。比武之场,无不有美妇贵女亲临,许多英雄都是为他的情人的缘故而献身,而专意的去战争。刀光剑影之间,每杂有脂香粉黛之气。所谓中古传奇,其构成之元素,大部分乃不外“恋爱”与“战争”也。这是如何的浪漫而美丽呢!

曾有许多朋友对于中国英雄之鄙夷恋爱,颇致訾议,尤其对于盖世英雄之花和尚和武行者之独身以终,深为愤慨不平。然在《水浒传》上虽是如此,在《豹子和尚自还俗》杂剧中,却写着花和尚原是有妻有子的,在《义侠记》传奇里,武行者也原有一个妻贾氏,初虽离散,后却终于结合。是此二人皆不以独身终也。

武松幼时曾聘贾氏女为妻。因父母双亡,四处漂泊,尚未结婚。后来他过景阳冈打死了虎,遂至阳谷县与他哥哥武大相见。他的嫂嫂潘金莲恋着西门庆,毒杀了武大(这个故事,曾引起一部大著作《金瓶梅》)。武松与他哥哥复仇,杀死了金莲与西门庆,被刺配到孟州。同时,贾氏和母出来寻找武松,却在一个尼庵中住下了。武松在青州,打死了蒋门神,逃到梁山泊。恰好朝廷招安之旨下来,诸英雄都得了官职。武松乃与贾氏相见,由宋江等作主而结了婚。

这段故事虽不能说是有浪漫的恋爱意味,却颇足以打破《水浒传》作者把他的大英雄都成为独身汉的顽固见解。至于真实的浪漫的英雄的恋爱故事,则在中国尚有待于创造。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