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文中讹字

《陶集》中的诗读者甚多,颇有人做过校勘工作。“文”的部分读者较少,也不大有人注意他的内容,提出问题来。《陶集》卷八《祭程氏妹文》,起头说:

“维晋义熙三年五月甲辰,程氏妹服制再周,渊明以少牢之奠,俛而酹之。”下文却说:

“黯黯高云,萧萧冬月,白云掩晨,长风悲节。感唯崩号,兴言泣血。……”这就很可疑了。因为“服制再周”是死后第二周年。毕竟程氏死时是五月,还是冬天?如系冬天,上文“五月甲辰”一语不能成立。如死于五月,底下怎么写一段冬天的景物?按理说:下文一段很长,必不致误;其误当在“五月”二字。又查《归去来兮辞》序文云:

“……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可知程氏之丧确在冬天,“五月”的“五”字盖“十一”二字传写之讹。

又同卷与子俨等疏云:

“汝辈稚小;家贫,每役柴水之劳;何时可免?念之在心,若何可言!”

按这段字句文义,只能这样标点断句,其实仔细想来,这一段在文法上是不大妥当的。“汝辈稚小”一语即使可认为文义已足,算它是一句完整自立的句子;但下文“家贫,每役柴水之劳:何时可免?”语气殊不安妥。因为照此读法, “家贫”是“役柴水之劳”的原因,“何时可免”一语,不啻指“家贫”而言,陶渊明岂是不能安贫的人?又按当时行文大都以四字为句,非转折处不增减字数,这篇与子疏尤其如此。这段行文并无转折,没有破四字为句的成例的必要。我以为此段仍当依四字为句的读法,“每”字疑“多”字传写之误。如是,则原文当为

“汝辈稚小,家贫‘多’役。柴水之劳,何时可免?念之在心,若何可言!”

质之通人,以为然否?

——原载天津《益世报·读书周刊》,一九三五年十月卅一日

编者按:本文原为“罗音室读书偶记”之一节。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