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四篇·附记》

在本书排印期间,我看到伦敦出版的一部哈葛德新传(P.B.Ellis.H.Ride Haggard:A Voice from the Infinite,1978);传写得不算好,但颇可证明哈葛德在他的同辈通俗小说家里比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一直没有丧失他的读众。同时,我想起严复《愈野堂诗集》卷下为林纾写的两首诗,似乎都把他的“古文”和他的翻译小说分开,不象赵熙的诗那样说他用“古文”来翻译:《题林畏庐<晋安耆年会图>》;“纾也壮日气食牛,上追西汉摛文藻。……虞初刻划万物情,东野□才逊雄骜”,《赠林畏庐》。“尽有高词媲汉始,更搜重译到虞初。”我上面说明的一点也许已经暗示在这些诗句里了。

1979年2月。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