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水虽逝却留痕——纪念吴晓铃先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文学研究所知名专家云集,其中尤以古代文学研究室为最,几乎每个研究方向都有大名鼎鼎的专家学者掌舵。当时所领导为了照顾他们的研究习惯,规定他们可以不到所里坐班,因此我们这些不是古代文学研究室的年轻人,只有在开全所大会时,才能瞻仰到他们的音容笑貌。真正熟悉他们,是在“五七”干校,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知道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性格脾气和行事方式。我对吴晓铃先生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平民作风,比较随意,容易接近,还很豪爽。“文革”以后,我调到古代文学研究室工作,因为专业相同,常受先生教导,对他的为人和学问有了更深的了解。而且经常聆听教导,受益非浅,至今常念念于心。

吴先生于193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抗日战争时奔赴敌后昆明,到西南联大就教职。1951年为语言研究所研究员,1957年转入文学研究所,为古代文学研究员。他学问渊博,兼通语言、文学两科,并对梵文及印度文学也有很深造诣,曾在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任教。而最有成就的则是中国古代戏曲、小说的研究。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有几个“俗文学副刊”专门刊登小说、戏曲、歌谣等俗文学的研究文章,它们是:香港《星岛日报》副刊(l9411月创办,容肇祖主编)、上海《大晚报》副刊(19469月创办,赵景深主编)、上海《中央日报》副刊(194610月创办)、北京《华北日报》副刊(19477月创办,傅芸子主编)。这些副刊是研究通俗文学的论坛,曾团结一批同好,当时很多研究小说、戏曲的学者,如孙楷第、柳存仁、赵景深、冯沅君、杨荫深、叶德钧、浦江清、钱南扬、郑赛、严敦易等人,都在这些副刊上发表文章。后来,这些学者都成为学科的泰斗。吴先生早年的不少文章也在那里发表。他研究戏曲的成果,以考据为主,可分为两类:戏剧作家生平考、古剧杂考。前者如《杜仁杰生卒新考》、《胡抵通生卒新考》、《关汉卿里居考》、《钟嗣成生卒新考》、《<青楼集>撰人姓名考辨》、《云南曲家考略》(之一、之二)等等;后者如《说“徘优非侏儒”》、《说丁仙现》、《说黄公》、《说三十六髻》、《说旦》(上、下)、《<今乐考证><今乐府选>撰集年代考》等。

我国戏曲研究在抗日战争初期,限于条件,有一段比较沉寂的时期,到了四十年代,却形成一种欣欣向荣的局面,包括吴先生在内的一批学者,勤奋开掘,深入探讨,作出不少成果,为五十年代的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尤其是他们实事求是尊重科学的态度,和一丝不苟的严谨学风,都值得尊重和学习。如吴先生1941年底发表在《星岛日报·俗文学副刊》第4243期上的《杜仁杰生卒考辨》,不但查阅了有关文献,知杜氏生平见于《录鬼簿》、《青楼集》、《金诗选》、《金文雅》、《元诗选》、《元诗纪事》等书,并能在胡抵通《紫山大全集》、王挥《秋涧大全集》、魏初《青崖集》、王旭《兰轩集》等文集中找到踪迹。他还查阅了《济南府志》、《长清县志》,丰富其生平和家世的资料。不但如此,还进行了深入的调查。他得知长清县城东北是杜氏祖莹所在,当时尚存断碑一通,便请其在济南的叔父去长清县勘察。其叔觅得杜氏莹地及《故金京兆尹杜公墓志》断碑,于是请工予以缀合,抄录碑文交给吴先生。原来这是杜仁杰父杜忱墓碑,由严忠济撰文。从这一碑中,又知仁杰初名之元,字善夫。根据上述丰富资料,吴先生才撰写此文,并在文中为杜仁杰编写了年谱。可以说,这篇研究论文是杜仁杰生平研究诸文中,材料最详尽,考证最严谨的一篇。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