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和李开先十六事

作为一个作家,特别是小说作家,不可避免地,总会把他所生活的社会、他个人的生活经验和体会、他所接触的人和事,以及他自己,不管是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在他的作品里体现出来。

《金瓶梅》的作者李开先也不能例外。

这里,我们举出几个例子来说明。

第一类例子是关于李开先个人的经历的。他平生最引以为憾事的是正当他在宦途中一再迁升、春风得意的时期,1没有想到突然飞来奇祸,在世宗嘉靖二十年辛丑(1541)四月皇家的宗庙2发生了火灾。3他作为太常寺少卿,不幸成为替罪的羔羊,被当政的宰辅夏言(1482—1548)投劾罢免。又二年,即嘉靖二十二年癸卯(1543),他被正式免官,回到山东章邱原籍闲居。4按照制度,夏言应负其咎,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所以曾经奏请免官,但是由于当时他在病中,世宗不许。5而李开先只好自行请罪,6但当时在朝廷上是有不同意见和争执的,翟銮便是一个。7他的老师霍韬和夏言关系不好,也一直为他鸣不平。8然而终究未能挽回他的厄运,落得个“断送功名到白头”的不幸命运。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学而优则仕”是读书人惟一的出路,可以借此扶摇直上,结志于青云而名利兼收;一旦宦途失意,便会陷于万劫不复的悲惨境遇。李开先的无辜受枉,当然对于夏言恨之入骨,他曾在许多作品里发泄他的愤懑。如:他在《九子诗》里称赞刘绘说:“夏相昔贪纵,独能发其奸。”9在《同朝辅弼歌》里批评夏言“纳贿招权夏公谨”。10甚至于在他听到夏言在嘉靖二十七年戊申(1548)被杀的消息时,还写了一首《门闻夏桂洲凶报》的七言律诗,念念不忘夏言给他造成的冤案:“驱犊躬耕今儿秋,久忘帝里旧豪游;少年知已如星散,往事伤心付水流。袖内不藏新谏草,灯前时补敝貂裘,上方有剑何须请,相国惊闻沥血头!”11可见其怨毒之深。

《金瓶梅》里所写的西门庆攀援的权奸蔡京,我认为并非影射嘉靖年间的严嵩,而是夏言。李开先居宦时,严嵩的羽毛尚未丰满;李开先乡居后,严嵩还参与了弹劾夏言的行列;李开先和严嵩之问并没有什么恩怨,不可能在小说里众恶归之。最明显的证据是把《金瓶梅》第四十八回里叙述蔡京奏行七事的本章文字拿来和《明史》卷一九六《夏言传》里夏言的言事文字进行比较一下,便可以清楚地看得出来二者何以相似乃尔了。更有意思的是,夏言的从父夏旸号葵轩,是个曲家,有一部散曲集《葵轩词余》行世。《金瓶梅》里的一个猥琐人物叫做温葵轩,看来恐怕也是李开先的故弄狡谲来挖苦夏言家里的人吧。

因版而所阻本文只发九事。

应该提出,亡友杜璟(颖陶)曾经致疑于《金瓶梅》的蔡京影射的是明代的钱岱。12他虽然没有写成文章论列,但是显然他不同意影射严嵩的主张。

第二类例子是李开先家里的人和事件的。先谈人物的影子。

1.吴月娘

《金瓶梅》第二回里叙述吴月娘是西门庆的继室说:

先头浑家是早逝,身边只有一女,新近又娶了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为继室。

又,第三十三回记吴月娘因登楼失足动了五个月的胎气,找刘婆子服药安胎的事:

婆子于是留了两服大黑丸子药,教月娘用艾酒吃,那消半夜,吊下来了,在杩子内。点灯拨看,原来是个男胎,已成形了。

又,第七十三回记薛姑子把安胎气的衣胞符药给潘金莲的事:

“你看后边大菩萨(指吴月娘)也是贫僧替他安的胎,今也有了半肚子了。”

李开先在《闲居集》卷三·七言律诗有《寄继内》一首,说:

娶妻娶德非专色,吾娶齐东两得之:勤俭有如贫士女,家风克称太常妻。非恩无以怀诸婢,不妬方能处众姬。前子虽殇今有望,母仪胎教汝须知。

这首诗是写给他的第二个妻子王氏的。原来他在嘉靖二年癸未(1523)和张氏结婚。张氏卒于嘉靖二十六年丁未(1547),似乎他在同年便继娶了,这位继内便是王贡13的长女。王氏在嘉靖二十七年戊申(1548)十一月八日生了一个男婴,这便是李开先的长子郭苏。郭苏在嘉靖二十九年庚戌(1550)闰六月二十八日殇,活了不到三年,14嘉靖三十年辛亥(1551)二月十二日,王氏又生次子九十。15根据这个时间顺序看来,这首《寄继内》只能是写于嘉靖二十九年庚戌(1550)下半年至三十年辛亥(1551)正月之间。诗云“前子虽殇今有望”,一方面说的是郭苏之殇,另一方面又说明了王氏已经怀了第二胎。

我们的着意之处在把上面摘引的《金瓶梅》里的三段文字拿来和李开先的《寄继内》进行比较,不单吴月娘的继室主妇的家庭地位,宽厚的性格、勤俭的品质和处于众姬间的不妬思想和王氏完全相似,而且两个人的丧子和怀孕的情况也有近似的地方。我们无法排除吴月娘的身上隐藏着王氏的灵魂。

2.李瓶儿

《金瓶梅》第六十二回写李瓶儿之死的前前后后,是全书里极为精彩的片段。作者的笔触洋溢着真挚的激情,饱含着丰富的人性,细致地描绘了西门庆和李瓶儿生离死别的悲剧场景。作者赋予了西门庆一个恩爱夫妻式的忠诚丈夫的性格和情感。他想尽方法和措施,不惜一切地挽救李瓶儿的性命。等到绝望之后,他又不惜一切地为李瓶儿的身后作出安排。作者对于李瓶儿弥留前后的性格和情感的刻画宛如一幅重彩工笔巨幅。写她的安排后事的情节有条不紊地巨细不遗;写她对于西门庆和吴月娘的谆谆告诫和嘱托,深刻地勾勒出一个贤淑妇女的形象,给读者留下同情和惋惜的哀思。至于在这一回里出现的许多人物,如家里的姊妹、亲戚和奴婢,宾朋、道士、尼姑和妇女,也都为的是烘托场景,陪衬主要人物。创造气氛,并非跳出的无用闲笔。

这里,我们不妨看看李开先为悼念他的侍姬张二的《侍姬张二诔》:16

侍姬张二,年十八,以嘉靖丁未十一月初四日卒。八日权厝于近游园之北,园在城南三里许。诔曰:

貌美言温,性坚情真。身虽堕落烟花,身则迥出风尘。赞理内政,蔚有令闻。年青而折,莫究厥因。岂尔家之薄福,抑苍苍之不仁?求之于古,盖张真奴其人,惜乎不逢吕祖云!这岂不就是李瓶儿的写照么?

又,七律《忆张二》云:17

花开正值东风恶,嫩蕊红英逐水飘。异症国医难料理,相思歧路转迨遥。娇容不照青铜镜,逸韵无闻碧玉萧。触物伤情双落泪,余香犹染旧鲛绡。

这不单也是李瓶儿的写照,而且还抒写了和西门庆同样的追忆之情。18

又,七绝《过张二墓》云:19

枕边遗嘱言犹在,陇上经春雪未消;几欲临风歌楚些,游魂杳杳不堪招。

这又不能不使我们想到《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李瓶儿对西门庆的“枕边遗嘱”:“我的哥哥,奴承望和你并头相守,谁知奴家今天死去也。趁奴不闭眼,我和你说几句话儿。你家事大,孤身无靠,又没帮手,凡事斟酌,休要那一冲性儿大娘等,你也少要亏了他的。他身上不方便,早晚替你生下个根绊儿,庶不散了你家事。你又居着个官,今后也少要往那里去吃酒,早些儿来家,你家事要紧。比不的有奴在,还早晚劝你。奴若死了,谁肯只顾的苦口说你?”也不能不联系到《金瓶梅》里写的李瓶儿“游魂”两次给西门庆托梦的情节。20

李瓶儿的身上充满了张二的影子。

我们还可以举出另外一个足供拿李瓶儿和张二两相比较的材料,那就是西门庆的同寅守备周秀等九个人吊祭李瓶儿的祝文里的几句谀辞:“维灵:秀毓闰阃,善淑女红,金玉其德,兰惠其姿。相内政而有道,主中馈而无阙。重积学而和睦内眷,尊所天而举案齐眉。人愿耆艾,天唏绝奇。正宜同谐鸾琴,何乃啬后而促其期?噫,修短有数也,天厌善类。珠沉壁碎,云惨风悲;叩玄肩而莫启,关薤露而易唏。”21拿这祝文和李开先的《侍姬张二诔》里的“赞理内政,蔚有令闻。年青而折,莫究厥因。岂尔家之薄福,抑苍苍之不仁?”对照着看,简直是如出一辙。

再谈西门庆家庭里的几件大小事情。

1.西门庆得子官哥

《金瓶梅》第三十回《来保押送生辰担 西门庆生子喜加官)叙述李瓶儿给西门庆生下头大的儿子正赶上来保和吴主管从东京返回,并且带来了蔡京委差西门庆以金吾卫副千户之职,在清河提刑所理刑的消息。西门庆感到双喜临门,不胜欢快,便把孩子命名官哥。官哥降生“时宣和四年戊申六月二十一日也”。22

李开先的头大儿子郭苏生在嘉靖二十七年戊申(1548)十一月八日,他在《闲居集》卷三有《戊申得子志喜》七言律诗咏之:

中年得子非为晚,试听啼音喜不尽。入夏结榴今有验,乘春插柳本无心。薄田山后过千亩,古刻堂中值百金。已幸吾生今有托,正当强仕又投簪。

偏偏西门庆的长子官哥和李开先的长子郭苏都生在戊申,这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着意的安排。按照《金瓶梅》第五十九回的文字来讲,官哥殇于政和七年丁酉(1117)八月廿三日,只活了一年零两个月,这和郭苏殇于嘉靖二十九年庚戌(1550)闰六月廿八日,只活了一年零八个月也相差无几,足见李开先是远指近譬,有心在安排李瓶儿丧子的悲剧里寄托了怀念自己亡儿的哀思。

应该再一次指出,《金瓶梅》的《词话》是根据李开先的原始稿本刻印的,而这个稿本并非李开先的定稿,他在创作的时候信手拈来,意之所至,未遑斟酌,所以不单在时序上出现许多漏洞,就是在不少关键性的情节上也有不少矛盾的地方。理解这个现象就不至于陷入胶柱鼓瑟之讥了。至于崇祯刊卒《金瓶梅》和康熙刊本《第一奇书》则都是经过了较为细致的加工,填列了原作的一些缺陷,然而却不能使人窥知作者的取瑟而歌的用意所在。

2.西门庆子清明节上坟故事

《金瓶梅》第四十八回《曾御史参劾提刑官 蔡太师奏行七件事》里写西门庆自从生了官哥,做了千户,便想光宗耀祖,“重新立了一座坟门。砌的明堂、神路。门首栽的柳,周遭种松柏,两边叠的坡峰”。在三月初六日清明上坟祭祖。那天,“出南门,到五里外祖坟上,远远望见青松郁郁,翠柏森森。新盖的坟门,两边坡峰上去,周围石墙,当中甬路。明堂、神台,香炉,烛台,都是白玉石凿的。坟门上新安的牌面大书‘锦衣武略将军西门氏先茔’。坟内正面土山环抱,林树交枝。”从侧面形容了一个暴发户的得意忘形的神色。西门庆祭奠完毕,便叫带来的乐工、杂耍、扮戏的“在卷棚内扮与堂客们瞧。两个小优儿在前厅官客席前唱了一回,四个唱的轮番递酒”。

这里,我们不妨读一读李开先的《寒食南庄宴李九河、马南冶、魏东皋、李胡川,黄孔村、李龙塘、胡胡山诸客作》的五言律诗:23

歌舞出妖童,邀宾场圃中:歌筵留落日,舞袖趁东风。堤柳烟难禁,蹊桃火自红;秋千来野妇,蹴罢首如蓬。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