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印象记

现在大概不会再有人怀疑木刻画在美术上的地位了吧。但两三年前,它正和眼前的小品文一样,受着大画家或者大话家们的鄙薄,以为不配进画苑。然而今竟何如?由于几个青年艺术家的努力,木刻画重又抬起头来,不但进步,而且普遍,有力,成了大众艺术的先锋,足以扯毁艺术至上主义者的神圣旗帜,给沉寂的画坛添一点生气。

基于这缘故,我高兴地参观了这次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

这个联合展览,最初是在北平,其后是天津、济南、汉口、太原,这回是第六次,在上海。象我这样门外汉,而且又是草草的浏览一过,居然也会觉得有兴趣,足见那些木刻的感人之深了。

展览会除了现代木刻外,还有古代版画、民间年画、木刻用具等的陈列,总计约有七百多件。古代版画大多是明刊本,也有宋元及金的作品,多数是佛经和民间小说里的插图。年画以北平王麻子的最多,也最好。

但主要的,当然还得推现代木刻这一部分。这一部分里的作品,虽然幼稚,却比较明快,有劲,和现实生活贴切。古代版画不及它深刻,民间年画也没有它生动,这真是近两三年来中国画坛珍贵的收获。

这些作品里,有创作,也有世界名作的临摹。如李桦的《怒马》,赖少麒的《青春》,就是两幅很成功的模仿。创作方面,最可注意的是野夫的许多作品,这位作家的成就很均衡,连题材的剪取,也仿佛经过相当考虑,如《建筑第一声》、《马路如虎口》、《出丧》等。至于《水灾》、《大肚盐》、《悲哀》等几幅,虽然是从连续画里摘出来的,但刻画的精妙,画意的有力,手法的熟练,处处说明他是一个很有希望的木刻作家。

罗清桢的早期作品,颇能兼有野夫的长处,然而他现在好象是在改变作风了。由大刀阔斧,一变而为细针密缕,在力的方面,好象差一点,还需要努力。然而他的《牛》和《放牧归来》,却还是不可多得的。

此外如张望的《丐》,蓝伽的《一样的面孔》,陈葆真的《力》,段干青的《两只手》,戴隐郎的《瞠目》,温涛的《讨债》,沃查的《田中餐》,王兴俭的《讨乞》,张慧的《农忙》和《前进是光明的》,都很刚健,而且富有意义,不失为上好的作品。

通观这些木刻,最成功的,我以为是人物的脸部表情,差不多每一个作家都很注意。且不说《瞠目》、《一样的面孔》等,便是几幅人像,如段干青的《甘地肖像》,杨填的《巴比塞像》,邓青的《肖像》等,这些大概是从照相临摹下来的吧,然而都很逼真,传神。

更其难得的是野夫的两幅砖画,这是一种新的尝试,砖刻比木刻更经济,就眼前这一点成绩看来,那前途的远大,光明,是可以预料的。

最后要提到连续画了,倘使我的记忆不错,那么,这次展览会里好象只有一幅许仑音的《日出之前》,是完整的连续画,写一个小学教师的遭遇。许先生和金肇野先生,是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的最先发起人,现在金先生把这些作品带到上海人的眼前,可是许先生却于几星期前,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了。我实在为他悼惜。

中国的木刻,虽然发源最早,然而一向被人轻视,压制,几乎衰微得看不见了,现在要拿这一点点成绩,去和比、德、法、英、苏联等国相比较,当然幼稚得很。因为我们的确还没有麦绥莱勒(Frans Masereel)、米非尔特(Meffert)、伯兰顿(Constant Le Breton)、南桑(Pameian d'A.Nathan)、毕斯凯来夫(N.I.Piskarev)和珂那舍维支(V.Konashevieh)。然而我们却已经有了努力,有了由这努力而开出来的花朵,我们期待它鲜艳,美丽,茂盛。

这是我看了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后的一个希望。

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七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