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种种

因为翻看《阿Q正传》,我这样想:倘使当年的阿Q,真的加入了革命党,对于未庄,会引起什么影响呢?一时倒也不容易找出答案来。但自然,这不过是一种设想,如果这设想成了事实,有一点可以预料的,那就是:未庄的人们第一件事是替阿Q找祖坟,找到以后,就互相议论这风水如何如何地好;或者阿Q是由精怪转胎的,他的前世是一只大乌龟。再不然,就说阿Q住在土谷祠里,有一夜下起大雷雨来,半空里降下一个金甲神,替阿Q换上一副贵骨头,从此异样起来。——然而这传闻的本身,其实也正有点异样的,因为他不象是事实。

不象是事实,这就大概是谣言,然而倘无这样的谣言,阿Q就无论如何做不成革命党,他只得被送往法场去。

谣言也真象是爬天的云梯。

而且有些人物还的确由此爬了上去。屋顶上的狐狸,鱼肚里的字条,泽边的大蛇,古之刁滑者,就正是靠着这些成名,起家,甚而至于统治天下的。因为那谣言证明他们有来历,借此吓退敌人,压服愚民,实在比刀枪兵马更省事。

然而可惜是谣言。

由谣言起家的,大概也还要因谣言而败家。这并非善恶的果报,倒是因为看得多了,大家学了样。“赤帝子”虽然使汉高祖登上龙位,霸占了四百多年的天下,然而桓、灵末世,谣诼纷起,“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原也不过是一个谣言,无足轻重的,然而又好象的确断送了汉家的天下,替刘氏子孙敲着最后的丧钟。同时却捧高了另一批人。

谣言也真象是爬天的云梯。

然而却又是奴隶们的粮食。他们不但以此自慰,也以此自活的。相传张献忠诞生的那夜,他的后来的塾师,因为在东狱庙里避雨。却看见东狱大帝在请客,为的是这位煞星要下凡。为什么要下凡呢?“奉上帝敕旨”,应“万民劫数”,正是准备来大杀一番的。这可见浩劫早经注定了,但其实是谣言。而奴隶们却啃住着这谣言,承认了张献忠的特权,信服了自己的命运。安分地,毫无反抗地,他们活下来了。

这使中国的历史延长到五千年。

但谣言虽然把奴隶们弄成安分,长寿,却也使他们糊涂,怠惰,依赖。五千年后的现在,时代进展了,而有些人们,受尽压迫,却还是在望血光,论星宿,等候着“真命天子”的出世。甚焉者还要去上劝进表,但这却必须是通得文言,懂点法律的人们,才做得出来的。

然而,这时候却又要骂谣言。

谣言既然可以假作事实来愚民,借此起家,事实当然也

可以混做谣言来朦骗民众,而且靠这救国了。今之贤明者,大抵都有着这一套:辟谣。协定签字了,然而当事者说:是谣言;主权出让了,然而当事者说:是谣言;学生失踪了,然而当事者说:是谣言;上劝进表吗?当然也是谣言。

我们就大家相信这是谣言。

时间一天一天地流过去,到得后来,来证明这些到底是事实还是谣言的,往往就正是这事实或谣言的本身。

我也真想去找寻阿Q的祖坟去。

一九三六年九月三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