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何其芳的坦荡率直
 凡是和何其芳同志接触比较多的人,都会觉得他心地坦荡,热忱率直,谦虚宽厚,温和平易。
  对于“何其芳”这个名字,我在中学时代就很熟悉了。他的《生活是多么广阔》和《最伟大的节日》两首诗,我在中学课本里学过,它们引起我对美好理想的向往和对伟大祖国的热爱;同时,也培养了我对文学的爱好。当时,我借了他的《夜歌和白天的歌》贪婪地阅读。在大学里,我几乎读了所能借到的其芳同志的所有著作,我觉得他的所有的文章,包括理论文章,都洋溢着一种率直的真情。老实说,从那时起,我对其芳同志产生了某种崇拜。等我一到文学研究所当研究生,除了我的导师蔡仪外,第一个想见的自然是其芳同志。有一天,我正站在二楼会议室门口和人说话,其芳同志走过来了。旁边一个同志把我介绍给他:“这是新来的,蔡仪的研究生。”他立刻微笑着和我握手,藏在深度近视眼镜后面的眼睛,放出非常温和、亲切的光辉。“欢迎,欢迎”,他总是说话很快,“住处安顿好了没有?习惯不习惯?还有什么困难?见到蔡仪了吧,他是个很好的同志……”他的一连串的热情话语,把我的拘束一下子驱散了。和同样是热情、亲切、温和、平易的蔡仪老师比起来,他的话又快又多。他的衣着穿戴,也和他的为人一样朴实:一身半旧的海蓝色制服,一双圆口布鞋。那次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还有其芳同志的手。那只写出了那么多咄咄逼人的论辩文章的手,原来是那么柔软;因为胖,他的手背上显出四个小窝,甚至直到现在,我似乎还能感觉到他的手的温暖……
  以后,和其芳同志接触多了,处处感到他的为人中有一个“真”字在,他的洁身自好和坦荡的心灵,就像北京十月的蓝天那样明净,就像山涧的溪流那样清澈见底。其芳同志并非没有缺点,也不可能从来不犯错误;但是,他从不掩饰自己的那些不足之处。1938年冬至次年夏,他和沙汀一起跟随贺龙转战晋西北和冀中平原,但是由于多种原因,中途又回到延安。后来,他在自己的文章中和其他场合,多次检讨,说:“要求回延安就等于怕艰苦。”直到1975年,他在一首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33周年的七律中,还提到这件36年前的往事:“烈火高烧惊旷宇,奈何我独告西旋。”并且加了一条小注:“与冀中告别时,敌人正进行残酷‘扫荡’,焚烧村
  庄,黑夜中,红色火光烛天,景象惊心动魄,是时竟别冀中军民而西归,至今思之,犹为惭愧不已。”对于毛主席批评他“书呆子气”和总理对他的把教,他也总是念念不忘,多次在诗文、谈话中提到,以鞭策自己前进。他曾经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谈到主席对他的五次接见,谈到在重庆
  跟随总理工作的那些难忘的时光,谈到主席的谆谆教诲,谈到总理的忘我工作。他说:“我很惭愧,没有按照主席和总理教导的那样作好工作,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我想,一个时时刻刻总是记着自己的缺点、错误的革命者,即使他缺点、错误再多,也是一个可尊敬的优秀战士。我时常问自己:我能不能像其芳同志这样,念念不忘自己的弱点,以作为自己不断前进的鞭策呢?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