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商曲小史

一 引 論

蔡邕“礼乐志”(志已亡,据“續汉書”“礼仪志注”引)記汉明帝时乐四品:一大予乐即大乐,二周頌雅乐,三黄門鼓吹,四短簫鐃歌,相和、清商不在內。相和始見馬融“長笛賦”,其乐品与清商相近。惟一分三調一不分三調为異。“宋書”“乐志”云:“凡乐章古詞,如烏生十五子(相和歌)之屬,並汉世街陌謠讴。”吳竞“乐府古題要解”卷上引蔡邕語云:“清商其詞不足採”。可見相和清商並是民歌俗乐。而南朝人論乐多言清商。所以此篇所論以清商为主。

二 汉魏的请商曲

清商似源於古之商歌。“淮南子”“道应篇”記宁戚千齐桓公疾商歌。刘家立集証引許慎注“商金,声清,故以为曲。”商於五行屬金,故曰:商金。商較宫为清,故曰:声清。“淮南子”“修务訓”高誘注:“清,商也。濁,宮也。”是其証(宁戚諶歌事,又見“离骚”、“呂覽”“离俗覽”、“淮南子”“主术訓”、“氾論訓”、“新序”“杂事篇”,乃古代最普遍的傳說)。“韓非子”“十过篇”敍衛灵公时新声琴曲,宋玉“笛賦”敍笛曲,均有清商(“笛賦”盖秦汉間人拟作,全文見宋章樵注本“古文苑”卷二)。“汉書”“礼乐志”記哀帝吋罢乐府,所罢有商乐鼓員十四人,商乐似即清商。至汉时用清商为女乐,則張衡“西京賦”言之甚明。其詞曰:“历掖庭,适欢館。捐衰色,从煉婉。促中堂之睏坐,羽觴行而無算。祕舞更奏,妙材騁伎。妖蠱艳夫夏姬,美声揚於虞氏。嚼清商而却轉,增嬋娟以此豸。”薛綜注:“清商郑音”“郑音”即俗乐也。宋裴松之注“三国志”“魏書齐王芳紀”云:“帝每見九亲妇女有美色,或留以付清商。”魏清商,武帝时或屬郎中令。文帝后則清商有令,有丞,屬光祿勳,見“通鑑”卷一三四宋紀昇明二年胡注(晉清商合屬光祿勳,与魏同)。魏武帝明帝皆好音声。武帝遺令,使其婕妤妓人皆着銅爵台,节朔向灵帷作伎(郎清商伎)。明帝时后宫習伎歌者有千数。此則宮中女伎,不在清商員內者也。 因为清商是女乐,内宴及宴私时常常演奏,所以魏“三祖”听慣了,也高兴自己作起詞来。至於鄴下名人,洛陽近职,因为时常預宴听慣了,也相率作这种詞。这完全是时尚的关系,並無何种稀奇。“宋書”“乐志”、“晉書”“乐志”都說:“有因弦管金石造歌以被之,魏世三調歌詞之类是也。”可見魏“三祖”的乐府,是由乐以定詞,非选詞以配乐,等於后世之填詞。但魏“三祖”究竟不是伶官,作的詞未必尽合节奏,所以唱时必須增字添声,观“宋書”“乐志”所录可知。

三 清商曲由北入南

晉初清商犹盛。及永嘉之乱,五郡淪复,中原为少数民族佔据,其音分散。独張氏保有河西七十余年,犹有清商。苻坚灭張氏,於涼州得之。宋武帝(刘褡)平关中,因而入南,由是中原不复存此乐。別有西涼乐者,亦起涼州。“隋書”卷十五“音乐志”云:“西涼乐起於苻氏之末,呂光、沮渠蒙遜据有涼州,变龟茲声为之。”“旧唐書”卷二十九“音乐志”云:“西涼乐盖涼人所傳中国旧乐,而杂以羌胡之声。”此乐魏、周重之,謂之国伎。至隋、唐不衰。其音較龟茲乐为嫻雅,而与清商不同物。今附論之。

四 南朝的清商曲

清商是中原旧音,又經魏三祖制詞,所以江左甚重其伎,用於宴饗,目为雅乐(南朝清商皆隶太乐,太乐乃太常所管)。至於吳歌西曲,是揚州和上游荆、雍二州的地方乐,並不是清商。南朝士大夫亦無承認吳歌西曲是清商者。今举三例明之。 沈約“宋書”“乐志”載清商三調歌詩,平調二曲,清調四曲,瑟調十三曲。中無一字涉及吳歌西曲。証一。王僧虔所撰“大明三年宴乐伎录”(“乐府詩集”引)載当时所行平調七曲,清調六曲,瑟調三十八曲。吳歌西曲不在內。証二。“南齐書”卷三十三王傦虔傳載傦虔昇明(宋順帝年号)中上表云:“今之清商,实由銅爵三祖風流,遺昔盈耳。京洛相高,江左弥貴。而情变听移,稍复銷落,十数年間,亡者將半。自頃家竞新哇,人尚謠俗,排斥正曲,崇長煩淫。宜合有司务勤功課,緝理遺逸。所經漏忘重加补綴。”时齐高帝(蕭道成)輔政,乃使侍中蕭惠基調正清商昔律。蕭惠基是清商專家。“南齐書”卷四十六“蕭惠基”傳云:“自宋大明(孝武帝年号)以来,声伎所尚多郑衛淫俗,雅乐正声鮮有好者。惠基解音律,尤好魏三祖曲及相和歌,每奏輒賞悅不能已。”所称新哇淫俗,即是吳歌西曲。証三。吳歌西曲之非清商,得此三証,可以了然矣。

清商曲由南入北

南朝的乐傳入北方凡四次。第一次是齐、梁之际,傳入后魏。見“魏書”卷一百九“乐志”云:“初高祖(孝文帝)討淮、汉, 世宗(宣武帝)定寿春,收其声伎,江左所傅中原旧曲,明君、聖主、公莫、白鴆之屬,及江南吳歌荆楚西声,总謂之清商。”(清商也喚作吳音。“魏書”“隋書”所称“吳音”,即清商。以北朝人謂南朝为“吳”。謂南朝人为“吳人”。“吳昔”犹言南方乐也。)第二次是梁末傅入北齐。見“隋書”卷七十五“何妥傳”云:“宋齐已来,至於梁代,所行乐事犹皆傳古。三雍四始,实称大盛。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