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说史料序

研究中国小说的方向,不外“史”的探讨与“内容”的考索。但在开始研究的时候,必须先打定了一种基础;那便是关于小说本身的种种版本的与故事的变迁。不明白这种版本的与故事的变迁,对于小说之“史”的及内容的探讨上是有多少的不方便与不正确的。记得有人论《水浒传》的社会,而所据的版本,却是金圣叹腰斩的七十回本,于是便纵谈到“作者”为什么要把卢俊义的梦境作为结束的原因。这岂不是“一著错全盘都错”了么?又有人真的相信陈忱的《后水浒传》乃是明人作的,因为“序”上有万历字样,又有人相信它是元人的东西,因为首页的中缝,有“元人遗本”四字。这岂不也是颠倒了历史的事实了么?所以“版本”目录”的研究,虽不就是“学问”的本身,却是弄“学问”的门径。未有升堂入室而不由门循径者,也未有研究某种学问而不明瞭关于某种学问的书籍之“目录”“版本”的。而于初学者,这种“版本”“目录”,尤为导路之南针,照迷的明灯。有了一部良好的关于某种学问的书籍目录,可以省掉许多人的暗中摸索之苦。我们都是经过了“摸索”的境界,吃尽了苦的,故对于“版本”“目录”的编著者,往往是抱着很大的敬意的。这一种为人而不为己的吃力的工作,略知学问的门径的人,都得拥护他们,帮忙他们,敬重他们。所以,关于某种专门学问的“目录”,较之摆起了“导师”之面目的什么“国学书目”之类的不伦不类的东西,自然是高明有用得多的。

而种种故事的变迁的研究,对于中国小说的探讨上,也有了很重要的价值。中国的小说,以讲史为最多,即非讲史,而所取的“题材”往往是“古已有之”的。在当代的日常生活里取材的实在是寥寥无几。故研究其故事的来源和变迁,也和“版本”“目录”之研究,有了同样的重要性。但可惜这一类的材料,零星散在诸家笔记里的最多。搜集起来,最为困难。蒋瑞藻氏的《小说考证》用力殊劬,而内容芜杂。鲁迅先生的《小说旧闻钞》取材最为可靠,但所收的“小说”不多。现在孔另境先生的这部《中国小说史料》,是就鲁迅先生的《旧闻钞》而加以扩充的。费了好几年的功夫,所得已不在少。可以省掉我们许许多多的翻书的时间。这是我们所不得不感谢他的。

在孙楷第先生的《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之后,继之以孔先生这类《中国小说史料》的出版,对于中国小说之版本的和故事的变迁的痕迹,我们已可以很明嘹的了。而初学者也可以不至有迷途之苦。想起了我们从前的暗中“摸索”之苦,实在不能不羡慕现在初学者们的幸运!

一九三六年一月十四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