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集序

陈乃乾先生曾将张禄《词林摘艳》里的一卷《南北小令》,重刊单行本,有功于元曲研究者不浅。现在又加入了许多材料,将’那一卷的东西扩充许多倍,成为现在式样的《元人小令集》。这更使我们爱读元人散曲的兴奋而且欢喜。

元剧的研究,明万历间已很热闹了。臧氏百种曲外,选刊元曲的不下七八家。独有元人散曲,则染指者寥寥。山东李中麓家藏词曲最富,号称词山曲海,然他所刊行的,不过乔、张二家的小令罢了。清人于词最为致力,而于曲很少措意。《四库总目》仅列乔、张二家于存目。朱竹坨、厉樊榭是精工此道的,也不曾做过辑录的工作。乾隆间,曾刊小令数种,在竹坨《叶儿乐府》、樊榭散曲、板桥《道情》之外,仍只录了乔、张二家的小令。姚梅伯《今乐府选》,录书较多,然而此选迄未流传于世。

清末,词学盛到了极点,王氏四印斋、吴氏双照楼、朱氏强村,莫不以刊布宋、元词人的著作为职志。而散曲则寂寂无闻。

吴瞿安先生是第一位着手收集元、明以来的散曲的;颇有意于流布曲集。《奢摩他室曲丛》方始印行,而涵芬楼的巨劫突来。善本精刊,一时扫地以尽。吴氏书亦多波及,致吴氏有“曲者不祥之物也”之叹。

然当宋、元词的研究不能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之时,学人们的转而趋向于散曲的探讨,乃是必然的现象。

友人任中敏、卢冀野二先生于此最为致力。中敏的《散曲丛刊》,实集十余年来散曲研究的大成。

现在距中敏结集之时,又六七年了。在这六七年间,奇书异本,日出不穷,多有中敏当时所未见者。《吴骚合集》、《吴歙萃雅》、《雍熙乐府》之类,已成为易得之书;而《吴骚集》、《吴骚二集》、《南音三籁》、《乐府群珠》,以及元、明人诸专集,亦渐为我们所得到。

现在的研讨元人散曲,实有点像王、吴、朱诸氏竞刊词集时候的情形。

乃乾此书在这个时候出现,正足鼓励同道者,唤起他们不少的勇气。

年来颇有辑集元、明以来散曲的心愿,只因搜罗未备,未敢问世。乃乾乃先获我心,成此巨著。读之,能不汗颜乎?

一九三五年二月十五日。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