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篇同名的散文

谈“五四”以来的散文游记,有一段佳话不可不谈。这就是一九二三年八月俞平伯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同年十月,朱自清也以同名写了一篇。原来是两人同去的,各写所见,倒为后人留下名篇两章,可以一比异同。为了战胜文言文,“五四”以后的散文作家很讲究写美文。俞平伯和朱自清的这两篇秦淮河游记,堪称美文,现在少有这么讲究的了。 先说俞平伯,他的散文形式很美,试把以下描写秦淮歌女的句子分行来读,不就是诗吗?

“茉莉的香,白兰花的香,脂粉的香,纱衣的香,微波泛滥出甜的暗香,随着她们的船儿荡,随着我们游船儿荡,随着大大小小一切的船儿荡。”

又如:“心头,宛转的凄怀,口内,徘徊的低唱,留在夜夜的秦淮河上。”这也是诗。类似的句子,在俞平伯的散文里几乎比比皆是。不时还跳出意外之笔,如歌女的花船上突然有人迈过船来招揽生意,俞平伯怎么来描写一个知识分子的窘状呢?他索兴笔锋一转,直问读者:“诸君,读者,怎么办?”谴一问,比用多少形容词都要效果强烈,当然也活跃了文气。此外,那时也讲究散文的音乐性,这也是构成美文的条件之一吧。比如写湖上货郎担小船: “一盏小煤油灯,一舱的杂物,他也忙得来手里的摇铃,这样丁冬而郎当。”俞平伯早期的散文就是这么光彩逼人。

朱自清的这篇同名散文,风格简朴得多,一开始便是舒缓乎直的叙述,甚至讲起秦淮河上的木船同西湖、颐和园、瘦西糊上的木船有什么不同。朱自清也讲究词章,是淡装素抹的;也写了诗情画境,却不便把他的字句拆开来读。两位散文家出手的全是美文,而情致各异,为我们研讨作家的风格提供了难得的实证。

俞平伯对于秦淮河更多的是遐想和渲染,朱自清却如实地描绘了秦淮河的败落。他写拒绝了歌妓的卖唱,心里很抱歉,似乎受到道德律的压迫,因为“使她们的希望受了伤”。朱自清披露了内心的矛盾,想买歌,以偿领略六朝金粉的宿愿,同时又认为赏玩妓女的歌声是不道德的,终于构成他那“灰色的拒绝”。这也许就是朱自清的散文感人的所在。他不仅是写湖上风景,而是解剖自己的灵魂。他是在写散文,同时也是跟读者进行感情的交流,诚诚实实地把心献给了读者。他的朴实的文风,更帮助他完成了这种交流,这同他那老老实实的为人也是分不开的。

两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将并存在我们的现代散文史上,究竟孰高孰低是很难作这样比拟的,尽管读者有着个人的喜爱不同。

1980年6月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