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拌儿》和《杂拌儿之二》

杂拌儿,这种什锦干果似乎只有在北京最流行。这是老北京平民的贺年食品。老舍在回忆他那饥饿的童年时说,旧历除夕之夜,尽管母亲穷得没法儿,还是给儿子一个细草纸包儿:“给你买的杂拌儿。”(见《抬头见喜》)其中有残零的糖藕,金糕条、蘸了糖的花生米、蘸了糖的冬瓜条,等等。

俞平伯用它来作散文集的名字,虽然声明实无他意,只是“取他杂的意思”,但是可见作者的情趣,叫起来也响亮,不俗气。周作人为这本书写了题跋,说绍兴也有杂拌儿,叫梅什儿,所以钱玄同为这本书题封面时,又写了“一名梅什儿”。 《杂拌儿》由上海开明书店于一九二八年八月初版,叶圣陶先生是本书的校对,集内共收文章三十二篇。其中少数是考据性的,如《雷峰塔考略》,还有几篇是文言的,如《北河沿畔跋》,更多的则是序跋和游记,如与朱自清同名的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便是。当年两位散文家同游秦淮,各写了一篇游记,为研究五四时期现代散文的后人留下可记的一笔。依我看,那时的俞平伯,在文字上的考究不下于朱自清。

一九三三年二月,开明书店又印行俞平伯的《杂拌儿之二》,仍由疑古玄同题封面,周作人作序,保持了一集的风格。这一集共收文章二十九篇,抒情散文较少,主要是说理的短论和考据文章。书后附录的《呓语》,实为作者继诗集《西还》以后的作品。游记似乎只收《阳台山大觉寺》和《戒坛琐记》两篇。前者是与朱自清同去的,后者着重记述的是庙里的碑文。如果从意趣来讲,二集有点单调,不如一集丰富。

周作人以为俞平伯的散文极有风致,并解释这“风致”不是“有闲”。他说,俞平伯的散文“是那样地旧而又这样地新。妙言外之意是说俞平伯的散文继承了中国散文的传统,所以旧。至于新,当然是指俞平伯的散文是优美的白话文。他又说, “五四”以后的现代散文受外国的影响最少,而受到中国文学的影响则深。特别是明清时代的散文,连思想情趣也与现代人相近。周作人是提倡晚明小品的。其实,这种影响当然只是限于一部分散文作家。俞平伯的散文典雅、冲淡,有书斋气,有的地方甚至有点苦涩,恐怕也受到了晚明小品的一些影响。不过俞平伯在散文中又喜欢用一些北京的土语,这又给他的散文带来不少轻快的调子,增加了活气,几乎使人忘记了他是一位道地的江浙人。

1980年7月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