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俞合著

大家都知道夏丐尊、叶圣陶这两位亲翁,曾合著过好几部书,多半是关于语文写作方面的,并非文艺部门的东西。在文艺上,圣陶曾和俞平伯合出过一个集子,书名《剑鞘》,霜枫社出版,朴社发行,列为《霜枫之四》,卷首有平伯序文,第三段云:

现在以圣陶的和我的杂文结为此一集。一篇杂文已是一锅“李鸿章”了,何况把它们集合起来,更何况是出于两个人的手笔的。无端的凌乱,如榛莽般的充填着,我们殆将不知何以自解。所敢些微自信的一点是:体栽虽驳杂,却也未必生吞活剥;风格虽纤薄,却还不至空无所有;两个人所作的合拢来,虽不敢说相得益彰,却也面目各具,神思可通,不至于全然雷同或隔绝。戏台里喝彩,果然涎脸可憎, 总要比冷场好个一点,我们——至少我是这样打算着呢。

《剑鞘》分两部,前部收圣陶散文十二篇,后部收平伯散文九篇,绝版以后,又各转收其他集子。圣陶的《没有秋虫的地方》、《藕与蒪菜》、《将离》、《客语》、《回过头来》五篇,收《未厌居习作》;《诗的泉源》、《错过了》、《如其我是个作者》、《读者的话》、《第一口密》,《泪的徘徊》、《到吴淞》未再转收。平伯的《读毁灭》收《燕郊集》;《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雪》、《跋灰色马译本》,收《杂拌儿》;其中《雪》一篇,已改题为《陶然亭的雪》,且修窜甚多,细细校读,亦颇有趣。《狗和褒章》,《常识的文艺谈》,《瓶与酒》,《酒》及《葺芷缭衡室札记一则》均未另收。今《剑鞘》绝版已久,两氏或已不复忆及之矣。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