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致叶圣陶的信》跋

俞平伯先生的这封信是在我父亲的旧日记本中检到的,写信的日期是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七,距离朱自清先生逝世已经半个月了。信的开头说朱先生死于三误。怨及大夫,本是亲友的常情,俞先生在悲痛中自不能免。朱先生家累重,工作忙,抗战期间就患胃病,时常疼痛呕吐。胜利后,朱先生回到北平已在李、闻二位被刺之后,他参加民主运动,迎接解放,虽然贫病交加,却坚决地在拒绝领取美援面粉的宣言上签了名,这是一九四八年六月十八的事,逝世前两日——八月十日,他手术后躺在病床上,还嘱告家里人说:他已经签名拒绝美援,不要买国民党政府配售的美国面粉。

俞先生信上说的“朱、常二文”,指朱光潜先生和常风先生的悼念文章。那副挽联,俞先生隔了三十多年还记得,上联是“三益愧君多,讲舍殷勤,独溯流尘悲往事”,下联是“卅年怜我久,家山寥落,谁捐微力慰人群”。俞先生和朱先生都是北大毕业的,相识却在杭州浙江第一师范,一九二零年秋季,他们二位都去那里教书。第二年初冬,我父亲被朱先生拉去。那时俞先生已离开学校,仍住在杭州。以后的几年里,他们三位的名字经常一同出现在书报杂志上。我国第一种新诗刊物《诗》月刊,就是他们和刘延陵先生一同在一九二二年创办的。一九二五年秋季,朱先生到清华大学任教,也是俞先生介绍的。将近三十年的友情,往事如流尘,一副挽联怎么说得尽呢?措词真的难极了,只好说得空泛些。悲痛总得找个人倾诉,我父亲是深知俞先生和朱先生的,偏偏又远在上海。

先生最后提到了给先生编文集,提到了将要出版的先生的文集。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先生任整理先生遗著委员会的召集人。第二年一月,委员会就决定了《闻一多全集》的拟目,为了斗争形势的需要,马上开始编辑,并陆续把稿件送给开明书店,才一年多,工作就全部结束。一九四八年七月十五日,在先生遇难二周年纪念会上,先生报告了《闻一多全集》整理和出版的经过。可惜这部书晚了一个月出版,先生竟来不及看到。 《朱自清全集》后来只拟了一个目录,由开明书店出版了一部四卷本的《朱自清文集》。先生和朱先生的著作目前都不容易找到。听说《闻一多全集》即将重印。《朱自清文集》的整理和出版,似乎也应该提到日程上来。

一九八一年二月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   
【热门评论】
·摘下面具,做自己  ( 125 )
·母亲与我同在  ( 97 )
·给爱人的  ( 65 )
·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 56 )
·杜甫《绝句四首(其三)》赏析  ( 49 )
·杜甫《春夜喜雨》赏析  ( 41 )
·双双燕.咏燕  ( 38 )
·仲夏夜之梦  ( 32 )
·白居易《长恨歌》赏析  ( 28 )
·一部砥砺报国之志的“胆剑篇”——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纪要  ( 28 )